[APH]傲慢(米耀)

  日子已经入冬了,温度也持续下降了不少,晶莹的雪花将所到之处染上了属于自己的纯洁的颜色,整个世界仿佛都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在不知道第多少次的世界会议上,一个金发青年站在主位上,神采奕奕地宣讲着近期发生的事情以及他对此的新想法,极具穿透力的活力声音通过话筒在整个会议室里响彻着,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不得不保持专心。

  撑着脸颊,王耀望向那个唯一站着的人,黑色的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着对方湛蓝的双眼,将此与天空对比,得出了前者比后者颜色更深的结论。

  真无聊。他闭上眼。每次会议,这家伙所讲的都可以说是千篇一律,所持有的态度也是从来没有改变的强硬,一如既往地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对于国际上的事情只要一触就死死地抓住,丝毫没有要放过的意思。换句话说,这家伙喜欢多管闲事和崇尚自我主义。

  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情,王耀每天都在忙碌中度过,很少休息,被这么一搅,睡意倒是袭来了不少。

  他不愿再睁眼,便就这么微垂着头,睡了过去。

  旁边坐着的与他所想基本一致的伊万眯眼微笑着凑了过去,将自己的臂膀借给他当靠枕,另一只手接着握着笔在纸上乱画。

  对面的亚瑟和弗朗西斯:“……”心情好复杂。

  周围有很多人看到了这两个靠在一起的人,有些在悄悄地议论着,另外的则是已经对此司空见惯了。

  如此大胆。

  而还在大声说着的阿尔弗雷德当然也注意到了,虽然很不满,但还是继续宣讲下去,头上的呆毛也象征一样的跃动着。

  会议结束后,阿尔弗雷德来到了王耀的座位,想要叫醒他,却被伊万用一截水管给阻止了。

  “不行哟~小耀还在睡觉呢。”

  伊万看起来像是要抱起这个还在安心地睡觉的家伙。

  “本HERO有事找他。”阿尔弗雷德对伊万这个老敌人十分不爽,脸上却还是挂着与往常无异的开朗活泼的笑容。

  然后双手将王耀的肩膀压住。

  “现在不行哟。”

  伊万眯眼,依然笑着,只是身后一下子升起了阴沉的气压。

  就在两人僵持着的时候,被争的人睁开了眼睛,清亮的声音响起:“就不能让我睡个好觉嘛?”

  伊万收起了气压,用自己软绵绵的嗓音回道:“小耀,既然你醒了,我们就快回去吧。”眼角余光瞥着某个金发青年。

  阿尔弗雷德拿开了压在王耀肩上的手,没有说话。

  “你先在外面等着吧,伊万。”王耀微笑着对正关心地看着自己的米色头发的青年,安抚性地摸了摸他戴着手套的手,“我刚刚听见他说找我有事。”

  于是伊万只得不情愿地放开了王耀,照他所说去做。

  趁这功夫,会议室里原来的其他人早已离开了这里,会议已经结束,谁也不愿意再在这个有着三个关系复杂的人的地方待下去。

  在大门被关上的那一时刻,王耀出声问道:“什么事?”

  他在心里准备着该如何回复,他以为对方会质问自己近期以来对待那些国际事情的态度,可是等了很久,都没有得到回音。

  不免抬起眼皮,望着这个正站在自己面前的金发青年。

  年轻的、活力的、强大的超级大国。

  阿尔弗雷德也在垂眼看着王耀,接收到对方望过来的目光,扯了扯嘴皮:“你一直在装睡?”双手环胸。

  王耀别开目光:“我刚刚醒来。”

  “在我说有事找你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挑眉,“相比起你以前在会议上睡得昏天地暗的程度,这算是进步了吗?”

  这是句嘲讽,因为谁都清楚,王耀只在他对自己发出不利言论的场合睡觉,还睡得那么开心。

  想想真是咬牙切齿。

  “就此打住。”王耀面无表情,“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阿尔弗雷德似笑非笑:“你在那么重要的会议上睡觉,难道会议结束后,我就不能来给你补讲了?”

  “我知道了。”王耀叹了一口气,双手交叉放在翘起的腿上,摆出一副认真的姿态,“那么,你是想谈谈经济方面、政治方面还是军事方面?或者说针对某些个别国家?先说清楚,亚洲地区我是不会向你退缩的。”

  阿尔弗雷德抬了抬眼镜框,语气依旧活跃地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你的看法而已。”

  王耀从记忆里翻出那些早就背得滚瓜烂熟的发言稿:“中方保留原有意见,希望各方保持冷静……”

  “……你接下来是不是还准备说让大家和平共处、维持稳定状态之类的话?”

  王耀停下背稿,淡然地说:“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问我?”

  阿尔弗雷德看着王耀,脸上是真的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与伊万·布拉金斯基有得一比。

  “这不是你真正的想法,王耀。”金发青年弯腰,两只手臂将王耀困在座位上,与周身愈加散发的气势共同形成了威压感,“说真的,我很好奇,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成这样的。”

  他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经济、政治、军事,交流、争夺、战争,以此为一个国家。

  那时候的东方是块不可多得的珍宝,人人争抢,而那时候的王耀则成为了他迈向成功的重要的垫脚石。他从这个珍贵的人身上得到了许多东西,填补了他急需发展的身躯,这块香甜的大蛋糕他是必须吃进肚子里的。

  而这位曾经的帝王,在他与其他人四处掠夺之时,还卧在榻上安心地吸食着鸦片呢。

  即使是后来,这个自诩为中央之国的人也还身处困难险境,日日都在卑躬屈膝,那样弱小的样子可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又是一堆回忆在脑海中清明起来。

  “……我还是喜欢你以前的样子。”

  王耀没有搭话,只觉得自己又头疼起来,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企图让自己保持冷静。

  阿尔弗雷德的脸离得越来越近,伴随着从那双薄薄的唇瓣之中吐出的灼热的气息,还有用平缓的语气述说出来的话语。

  “坚强的、执著的你。”

  王耀无可奈何地抬眼,却撞入了一双距离极近的眼眸。

  曾经被自己称赞为可与天空比拟的湛蓝的眼眸,纯澈又不失光亮,可是眼底却有着犹如沼泽的深沉,仿佛看久了,就会将人陷进去,再也不会放出来。

  此时,这双眼眸正看着自己。

  “好不容易开了窍而急切地接触着新世界,明明那么惊惶不安却硬是强作镇定,勤奋努力地学习着蛮夷们所拥有的一切。”金发青年平静地说着,脸上的笑容明朗十足,像是高挂在空的太阳一样散发着自身的光热,“你知道吗,王耀,这让我想到了某些事情。”

  “跟你自己挂上钩了么?”

  “你认为呢?”

  又绕回来了。

  这是个永远无法解开的死角。

  王耀干脆不再说话,就等着看这个家伙接下来准备如何。就暂且对此,拭目以待。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你渐渐地变化了,这让我很伤脑筋。”

  “从以前开始,你就是个什么都不畏惧的人,我们将什么脏活儿累活儿交给你干,你都百接不拒,偶尔还会有反抗,但最后还是会乖顺下来。我们以为当你再次改变的时候,你就不会这样了,为了强大而什么都不畏惧的你,真的挺可怕的。”

  “现在,你就成了这个样子。”

  王耀感觉到自己的脸颊被一双有着薄茧的大手捧起,这张白人脸孔就在眼前,这双湛蓝的眼睛就在眨也不眨地看着自己。

  “告诉我吧,王耀,你从我的这双眼睛中看见了什么?”

  不再活跃的声音和充满活跃的身躯。

  随着认真的表情而来的是周围越来越严重的让人快喘不过气来的威压感。

  “咔嚓。”

  阿尔弗雷德一顿,他能够感觉到有一截东西正抵着自己的胸膛,刚刚那道清脆的声响也已经划破了恍若稀薄的空气。

  “你随身带着枪械?”

  “伊万给我的。”王耀单手握着手枪,脸上的表情冷静淡然,“离我远点,阿尔弗雷德,否则这东西可是不会留情的。”

  “那只蠢熊倒真会干这种事情。”

  阿尔弗雷德直起腰,往后退了几步,整理了一会儿自己的衣服。稍稍抬眼,见到那个黑发男人已经收回了手枪。

  “你亲爱的老相好还在外面等着吗?”

  “他离不开我,你应该是明白的,就像你离不开你亲爱的‘伙伴们’一样。”

  本来不想把话说得太明显、语气说得太重,可是只要一想到某些令人不快的事情,就难免会这么做。

  王耀站起身来,与对面的金发青年对视着,脸上露出的是公式化的微笑。

  “你是指乱成一锅粥的欧洲?也或者是经常与你不对头的亚洲的某些国家?”金发青年的语速故意地变得十分缓慢,脸上的笑容也像是挑衅一般,那双即使被掩藏在眼镜后也能够清晰看到的湛蓝眼眸中闪烁着点点光辉,“啊,我说的没错吧,就连你最爱的弟弟妹妹们也在与你对着干呢。”

  他说的,是什么。

  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到底,在说什么。

  “我说过了,我不会退缩的。”王耀并没有被这些话给激怒,相反,他十分平静。

  阿尔弗雷德讨厌王耀这种样子,这让他觉得自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明明现在的世界上最强大的应该是他才对。

  但他决定不去计较。

  “还记得吗?我与你的初次见面,在你繁华美丽的国度。”

  王耀微微流转眸光。

  “那时的我与家里的人乘着船,跨过太平洋,来到了中国,因为我想从你那里得到一些重要的东西,能够支持着刚刚从亚瑟那里独立成功的自己继续活下去。”阿尔弗雷德像是陷入了回忆一样,但是那双蓝眸还是在专注地注视着王耀,“我体会到了被其他国家封锁、排挤、漠视的痛苦,当时的我深知,只有远在亚洲的你能够帮助我。”

  脑海中涌现出发霉的记忆。

  来自于美洲的美利坚合众国的‘中国皇后号’。

  陌生而又熟悉的名称。

  “你知道吗,当我看见那么强大、那么美好的你的时候,我有多么的惊艳。”

  阿尔弗雷德完全无视了王耀皱起的眉头,脸上的笑容灿烂得仿佛能够照亮世界。

  “我想,我一定要成为与你同样强大的国家。不,是更强。”

  他就站在那里,用那样专注的眼神看着他。

  “那么你就不应该对你的敌人展露破绽。”

  王耀说完后,便整理衣襟,同时迈开步伐往门那边走去。

  一道灼热的视线聚集于后背,暗含锋芒。

  “对了,差点忘了。”王耀在打开门的瞬间,回过头,用自己清亮的声音说道:“你之前问我的问题,我从你的眼中看见了……”

  他知道听着的人不止是他。

  “一条难以驯服的、邪恶阴险的——”

  “东方巨龙。”

  王耀闭上嘴唇,他对阿尔弗雷德抢过自己的话并不感到意外。

  甚至是那陡然降下温度的脸色。

  然后王耀走出了会议室,顺便关上了门。

  几乎只隔一秒的时间,从里面传来了重物砸在门上的声音,震得似乎连天花板都要塌下来。

  在外面等了很久的伊万立即拉住这个让他十分担心的人,软绵绵的嗓音小心翼翼地出口问道:“小耀,没事吧?”

  “没事。”王耀对伊万笑着摇摇头。

  两人相互依靠着离开这个地方。

  伊万忽然问道:“你与他在会议室里待了那么久,是为了什么事情?”

  半垂下眼眸,王耀漫不经心地回道:“只不过是长辈与小辈之间的相互警告而已。”

  走出联合国大厦的时候,天空又在飘雪,在这片沉寂的冰天雪地里,空气仿佛也冰冻着一般,只余寒风从中穿刺而过,化作看不见的利箭,击碎所及之物。

  王耀对着被伊万戴上手套的自己的手呼出一口气。

  这个冬天,究竟何时能够结束。

  -END-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