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园丁在一起Sue

【第五人格】荆棘玫瑰(2)


  /【第五人格】荆棘玫瑰(2)
  /第五人格同人文(主杰克X园丁),中篇√
  /病娇,黑暗系出没,穿插第五人格游戏剧情,有肉汤√
  /作者各方面都是渣,求轻拍qwqqqqq

  (Two)

  第二天,阴雨连绵,迷雾重重,庄园里一片寂静,似乎无人在此。

  艾玛用完午餐,正窝在沙发里看书,雨滴敲打窗户的声音让她心烦意乱,她的脑海里不时闪过昨晚发生的事情,陌生的男人和令人脸红心跳的接触,无不让她感到难以接受,虽然她失去了记忆,但她能够确定自己是个较为保守的女人。

  刚想到这里,她就觉得昨晚被那个名为杰克的男人触摸过的地方酥麻软绵,好像自己是一朵白云,可来自私密之处的疼痛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一夜..欢..情带来的可不仅仅只有享受。

  更何况,她,艾玛·伍兹,深深恐惧着杰克。这让她更加怀疑她与杰克之间发生过什么,还更想找回自己丢失的记忆。

  但是,她该怎么做呢?

  “您在忧虑什么?”丽贝卡为女主人沏上一杯来自东方古国的茶,清淡醇厚的香味从杯中传来,让人垂涎三尺。

  “关于我自己。”艾玛不作保留地回答,“我忘记了以前的记忆,你们都这么说。”

  丽贝卡愣了愣,随即说:“您听见了?抱歉,下次我们会注意的。”

  “这不是重点。”

  “恕我无礼,您究竟想表达什么?”

  看到丽贝卡瞬间变得警惕和强硬起来的样子,艾玛蹙眉,这是侍者该对主人的态度吗?

  “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丽贝卡的眼神变得很诡异,她仔细地将面前这个娇弱得不禁风吹雨打的女人打量了好几遍,看着女人纯澈的祖母绿色圆眼,跟无法用价值来估量的宝石似的,里面盈满了怀疑与探究的情绪。她想,你这乡下丫头看出来了什么?她这样想着,漫不经心地组织着将要说出口的话语。

  “您曾经是个乡绅家的女儿,后来被主人带来了这里,成为了女主人。”

  “别忽悠我。”

  “是真的,伍兹小姐,我还记得您刚来那会儿经常念叨着想爸爸想家什么的,主人笑您是个还没长大的小孩子。”

  兴许是丽贝卡的表情和语气非常认真的缘故,艾玛有点相信她的说辞,嘴上不禁飘飘忽忽地问:“我的爸爸是谁?我的家住哪儿?爸爸和家还好吗?为什么没有妈妈呢?”

  那大概是世界上最难回答的问题,因为这个女仆闻言后神色犹豫,眼神游移不定,有种欲言又止的感觉,艾玛本就觉得奇怪,这下更加感到难以理解,她真的应该好好思考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变故,她是失去了记忆没错,但失忆前的她肯定是不服输的性子,并且特别顽固,特别坚强。

  ——还是个笨蛋!

  艾玛坐在治疗室里,臀下是专门为她准备的捆..绑式钢铁座椅,她的双手双脚被绑得牢牢的,完全无法动弹。

  这里确实是治疗室,没有通风口和窗户,只有清一色的医治病人的东西。

  该死,她再也不想回忆二十分钟前的狼狈经历,大门处传来迎接贵客的响动的后几秒,一群女仆将她强行架进这个鬼地方,将她强行绑在这个鬼椅子上,当她的大脑还是没反应过来的混乱不堪的时候,女仆们已经退出治疗室,丽贝卡领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进来。

  女人身穿大医院的护士装,手上戴着白色的医用手套,她发亮的额头高高露出,棕栗色头发有一大半都藏在白色的医帽下,冷漠严谨的面容可以看出她的年龄在三十岁左右。这位女士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自我要求极高。

  艾玛注意到女人手上还握着一个针管的时候,她的右手臂已经被扎了一针,不痛,有点痒,随后是热乎乎的温度攀上血肉与外皮,她全身的血管和筋骨好像都重新安装了一遍。

  “住手……”艾玛艰难地喘息,她无法挣扎,想要过过嘴瘾,也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简直憋屈到了极点。

  以前的她受过这种委屈吗?

  有的吧。

  艾玛愤恨不平地想着,真是见鬼,她看见这个一身护士还是医生打扮的女人说什么来着?

  “请好好控制自己,伍兹小姐,我要为您治疗了。”

  真是见鬼!

  自称要进行治疗的女士将针筒递给旁边的丽贝卡,然后弯腰,与在座椅上面色通红的艾玛平视,冷漠到了极点的面容令艾玛打了个寒颤,这是种与杰克同样的感觉,同样的让艾玛打从心底感到害怕。

  她要干什么?会杀了我吗?艾玛惊慌失措地想,嘴里发出听不真切的喃喃声,这时候,连艾玛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想说什么、在说什么,甚至连控制自己张嘴闭嘴都办不到,就像被人控制了一样。

  就像被人控制了一样,艾玛觉得好笑又惊恐,因为这貌似是真的。

  “她们说你失忆了。”医生说,她的身上有股淡淡的气味,像是医院里常有的药水和酒精混杂在一起的味道,有点冲鼻,“再次的。”

  艾玛看着医生,脸色惨白:“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刚醒来,就被一群疯子包围,还被一个陌生男人……”她噎了一下,脸更红了,情绪更是激动地继续说道:“如今,我还要以这种方式——这种耻辱奇怪的方式待在这里,被你治疗!你要治疗我?我怎么了?你为什么要治疗我?你又要怎么治疗我?”

  “无法自控,疑问量多,对人充满敌意,跟之前差别不大。”医生让丽贝卡讲这些特征记录在了一个白色的笔记本上,随即转过头来观察这个有些歇斯底里的病人,“你还记得我吗?伍兹小姐。”

  艾玛没有答话,她目不转睛地瞪着医生,下唇咬得紧紧的。一边的丽贝卡偷偷地瞄了一眼,忍不住担心她会把唇皮咬破,牙齿咬进肉里面,那样的话,主人会生气的。

  医生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想要的回答,再好的耐心也磨破了,她站直身体,揉了揉太阳穴,脸上还是那副冷淡的表情。

  过了两分钟,医生向丽贝卡伸手,丽贝卡立即会意,将一条白色的封..口胶带递了过来。

  “你、你要干什么?”

  艾玛终于说话了,可来不及了,丽贝卡按住了她的脑袋,她惊惶地瞪大眼睛,医生拿着胶带的身影慢慢逼近,下一刻,双唇被紧紧封闭的感觉传达到了她的神经系统,她连轻微的声音都无法发出,跟个哑巴一样。她用鼻子困难地呼吸着,不一会儿便感觉有些缺氧,视线眩晕,大脑无法正常思考,只能够迟钝地感知到,她有难在身。

  “准备好了吗?”

  “是,都准备好了。”

  “那么,先来试试低频脉冲电..疗法。”

  ……

  那是种什么感觉?

  头痛?恶心?想要呕吐?

  “我叫艾米丽·黛儿,伍兹小姐,你还记得我吗?你这回一定要记得我。”

  那是种,窒息到想要就此死去的感觉。

  —TBC—

  计数君:2576字。

评论

热度(12)

© 杰克园丁在一起S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