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园丁在一起Sue

【第五人格】荆棘玫瑰(1)


/【第五人格】荆棘玫瑰(1)
/第五人格同人文(主杰克X园丁),中篇√
/病娇,黑暗系出没,有第五人格游戏剧情,有肉汤√
/作者各方面都是渣,求轻拍qwqqqqq

——沉溺于梦,安逸于境。

(One)

  艾玛在黑暗中醒来,她眨眨眼睛,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大房间,装饰布置豪华奢侈,带着文艺复兴时期的典雅,在窗帘紧闭的窗边,金色的梳妆台上摆放着一个盘子,上面点着不知名的香料,闻起来有些像迷迭香,让她莫名紧绷的身体慢慢松缓下来。

  想来奇怪,她明明之前在睡觉,为什么身体会绷得那么紧?是做噩梦了吗?

  她坐起身,摸摸额头,油腻水滑的感觉让她眉头一皱。

  这时,房门被从外面打开,首先是跳跃的火光点亮了门口,单手端着烛盘的女仆走了进来。门被关上的同时,艾玛反应过来,可她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要不要打个招呼什么的?这样比较礼貌吧?

  “嗨……”

  “伍兹小姐,您休息得还好吗?”

  女仆将烛盘放在房间中央的印度风桌子上,又走向窗户,拉开了窗帘,一束阳光照射在玻璃窗上,洒出了点点光晕。

  艾玛觉得有些刺眼,抬手揉了揉眼睛,回答道:“很好,丽贝卡。”

  等等,丽贝卡?她呆了呆。是这个女仆的名字吗?她为什么会如此顺口地说出来?就好像,就好像她很熟悉一样,可她不记得她认识丽贝卡,在这之前她连丽贝卡的面都没见过。

  “伍兹小姐,您现在要起床吗?”丽贝卡问。

  艾玛想问你是谁,可这句话到了嘴边,却变了样子,她说:“当然,我想洗脸,我的脸太脏了。”

  “好的,请稍等,我去为您准备。”

  艾玛目送丽贝卡前往浴室,直到里面传来水声,她才回过神来,她对刚刚发生的事情感到惊疑,因为她如今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清,却能够下意识地对丽贝卡作出回应。

  而且,她自己,又是谁呢?

  -

 “您名为艾玛·伍兹,是主人的情人,在您被主人带回来之前,您只是个乡下姑娘。”

  也许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

  艾玛坐在餐桌前,机械般地咀嚼着奶酪面包和喝着热牛奶,周围有六个女仆守着,她们目光下垂,面容平静,如同教堂的修女,既圣洁又毫无生气,这让原本心情就不好的她感到十分压抑。

 餐厅的灯光比房间的灯光明亮多了,以至于艾玛能够更加清晰地观察这个新地方。

  在富丽堂皇的餐厅内,一切都是那么的细腻考究,古老的金银烛台与壁灯光晕缭绕,精雕细琢的骑士雕像守卫在圆柱旁,到处都是镀金和镶嵌着珍贵宝石的饰品。在餐厅中心,做工精细的大理石桌面方正地摆放着象牙色餐布,餐具和美酒佳肴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奢侈风与简约风的碰撞营造出的是更高度的精美绝伦。

  但是,艾玛觉得很不自在,不仅仅是她天性羞怯拘谨的原因,她坚信,这个地方绝对有哪里不对劲,或者暗藏玄机,否则她不可能什么都不记得,这些女仆也不可能对她如此毕恭毕敬,那个所谓的‘情人’也很可疑。

  噢,天呐,她快要变成侦探了。

  为了进一步找到有用的线索,她示意丽贝卡过来,询问道:“你能告诉我有关‘主人’的事情吗?他是这里的主宰者对吗?”

  为什么她会是这里的主人的情人呢?这个主人又是什么样的人呢?从最开始到现在,她能够察觉到这个地方一定是只有贵族王爵会拥有的,它是那么的华丽,那么的高大,还有种在历史的长河中璀璨不休的古老气息,应该是某位男贵族的家宅。

  女仆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是的。您不记得主人了吗?伍兹小姐。”

  “他是谁?”

  “杰克公爵,西区最有名的绅士。”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知为何,艾玛的心跳猛地漏掉了一拍,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可这并不是对人心动的感觉,而是一种直入胸腔的畏怕,它渗透了身体,渗透了皮肤,渗透了神经,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将人的咽喉扼住,只需稍稍用力,就能让人断气。

   那是一种,坠入深渊的恐惧。

   只要那么一瞬间,艾玛就能够辨出其中的重点,她害怕杰克公爵。

   艾玛害怕杰克。

   可是为什么,她现在正住在杰克的家里,扮演着他的情人的角色呢?到底是怎么回事?真伤脑筋,她什么都记不起来,只能依靠着对外界的试探和感知来捕捉蛛丝马迹,再来笨拙地拼凑起诡异陌生的真相。啊,是的,真相。

   即使她小心谨慎,她也绝对认定自己的第六感。

   所以,当她吃完早餐跟随着丽贝卡离开餐厅时,她专心地去听剩余的女仆们的窃窃私语,她早就猜到这五个女人会偷偷地讨论。

   “她又忘记了。”

   艾玛垂下眼睫,努力掩饰住内心越来越深的恐惧。

   -

   接下来的所有时间都过得很无聊,各种枯燥的事情依次而来,让人很想快点去与上帝聊人生。

   在主管女仆丽贝卡的安排下,艾玛的行程堆得满满的,她一会儿要去书房阅读复杂难懂的拉丁文诗歌与东方纪事,一会儿又要学习唱歌跳舞,女仆们还会时不时对她的言行举止发出评论,让她改掉那令人难受的乡村气质。

   丽贝卡说:“请记住,您是主人的情人,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这些与教堂修女神似的女仆又礼貌又刻薄,她们会一边嘲笑讽刺艾玛,一边温柔地为她梳妆打扮,当她们执起她的手臂,在柔软光滑的肌肤上涂抹香膏时,那些被愚弄和被欺负的不悦感全数消散,剩下的只有朦胧与舒适。

   似乎有谁点上了香,艾玛闻到这股熟悉的气味,脑袋变得昏昏沉沉,本来她的眼前就是一片模糊,这下她连清醒一点都做不到了。

   现在,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认知,她正在之前的那个房间里,还躺在床上,身下软绵绵的,仿佛陷入了一场无边无际的梦。

    和谐→_→

评论(5)

热度(30)

© 杰克园丁在一起S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