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崇拜者(2)

  伊丽莎白在告知了王耀见面时间和地点后便因为工作有事而挂断了电话,王耀则放下听筒,抽开椅子站起身来,走到浴室里去洗澡。

  明天下午两点钟在离家里不远处的那个茶馆里见面。

  想到伊丽莎白跟自己在电话里说过的话,王耀就不禁叹了一口气。

  那个光是抛出姓氏就能买下整个国家的人居然会是他的粉丝,真的是很不可思议呢。然而,他对此却毫无欢喜和自豪这之类的正面情绪。

  因为那位柯克兰大人现在所处的地位虽然极其显赫,但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他这样的作为已经快要超出皇室的容忍极限了,再这样下去简直都是要明着示意他身后的柯克兰家族这是准备要与皇室分庭抗衡。是的,他身后的柯克兰家族。

  而那位柯克兰家族的现任家主邀请他单独见面,这消息要是传到皇室那儿去,可保证不了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浴室里面热气环绕,使得那抹赤裸的身影似有似无。温热的水从高挂着的莲蓬里面涌出来洒在了王耀虽瘦削却有力的身体上,勾勒出了那引人遐思的美好曲线。

  在不安地想着心事中洗完了澡,王耀关上水龙头,用毛巾擦拭完身上残留的水珠后便换上了早就准备好的浴袍,总算是打开门走出了浴室。

  王耀并没有吹头发,而是就这样坐在沙发上发着呆,心里想着那些烦躁的事情。

  这天晚上出乎意料地过得很快,快到王耀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抬头望了望挂钟,这才发现已经是早晨七点了。

  也许是因为没有吹干头发还只穿一身浴袍就在那儿坐了一整晚的缘故,王耀觉得自己的整个身躯都在不停地发颤,明显是冷的。他站起身,本想去卧室里面睡会儿觉,可是还没等他作出这个举动,身体就先他一步帮他决定了下一步该怎么做。

  于是他的身体重新摔倒在沙发上,终究是敌不过混乱的脑袋以及天大的睡意,他慢慢地阖上了双眼,就这样沉睡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一点五十了。

  刚睡醒的王耀望着挂钟那还有些迷迷糊糊的眼神瞬间清醒过来,他慌乱地从沙发上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卧室里面去换好体面的服装,又花了估计是他这辈子最短的时间来洗漱,然后跑去门口换上皮鞋,这才夺门而出。

  他在出来时斜眸瞥了挂钟一眼,两点过三分了。

  本来想给那位大人留下一个好印象的,可是这下子可好了,计划全都泡汤了,早知道昨天晚上他就不坐在那儿发呆了,不然哪会像现在这样狼狈。

  王耀一边奔跑着一边在心里埋怨着自己。

  因为那个茶馆离自己家里并不远,所以他只是跑了应该只有四分钟的样子就到了。这时候,他便站在大门口稳住呼吸,尽量放正自己的身姿,然后抬头挺胸走了进去。

  “这里。”

  还没等身穿西装的服务生满脸笑容地迎上来,就有一道沉稳低沉的声音响起。

  王耀定睛看过去,这道很容易就能让人脸红心跳的磁性声音发自于角落处的一处位置上。

  那是一位头戴高筒礼帽的绅士,大约二十几岁的年纪,一头浅金色的碎发如同黄金般璀璨耀眼,下面是蕴含冷漠情绪的祖母绿双眸和高挺的鼻梁,与那张白皙中带着点透明的轮廓分明的脸确实十分相配。最后作出总结:这位年轻绅士容貌俊美,表情淡漠,衣服华美,足以看出是贵族的行头。

  在察觉到王耀那打量的目光时,这位年轻绅士还高抬形状优美的下颚,朝他挑了挑眉。

  ……等等,这眉毛怎么看都比一般人粗吧,为什么刚刚没注意到?

  王耀蹙眉。

  “不过来坐下吗?”

  这位年轻绅士很好心肠的没有在意王耀的失礼,而是温和地再次开口招呼他过来这里的位置。

  听到这道声音响起时,王耀才猛然醒觉这位外在看起来完美的绅士的身份,虽然心里依然有些惊慌,但是表面上他还是故作镇定地走了过去,在对方对面的位置上坐下。

  臀下柔软的感觉让他觉得有些放松下来。

  “久仰大名,赛里斯先生。”亚瑟喝了一口自己点的红茶,然后又问坐在自己对面看起来似乎有些紧张地黑发黑眸男子:“您想要点什么茶?”

  赛里斯是写小说用的笔名。

  王耀愣了愣,随即回答道:“绿茶,我一般都喝这个的。”

  闻言,亚瑟点点头,然后招呼服务生端了杯绿茶过来。

  醇厚的茶香被热汽夹杂着袅袅上升,与对面那杯红茶那甚是美味的浓浓甜味交合在一起,闻着到挺是舒畅。

  王耀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迟到了,让您久等了,真是抱歉。”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来多久。”

  说完,亚瑟摘下头上的高筒礼帽放在一边。

  双手握着茶杯,王耀垂下眼睫轻轻抿了一口杯中青色的茶水,温度适中的茶水汩汩流下,滋润了莫名有些沙哑的咽喉。

  放下茶杯,他抬起眸来,却发现对面坐着的男人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他尴尬地说道:“那个……”

  “「最后一次,娜弥娅转过头来,望着不远处那抹正朝她慢慢地挥着手的高大身影。揪心的苦涩爬上了她如花儿般美艳娇嫩的脸蛋,无法抑止住的强烈感情席卷了她的胸腔。」”亚瑟就像是在吟咏史诗一般说出了这段话,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对面坐着的男子,脸上却还是没有什么明显的情绪显露出来。

  王耀怔了怔,他认得这段话。

  因为,这段话就是他写出来的。

  “我一直想知道,您所写下的那所谓的‘强烈的感情’到底是指什么。”亚瑟的语气忽然变得认真起来,“依我的猜测,是否是娜弥娅对于自己亲密的爱人那无法言语出爱意来的悲哀再现呢?因为她马上就将离开这个虚构出来的世界,回归她所归属的现实世界,那个让她感到寒心和绝望的牢狱。”

  这位年轻绅士连珠炮弹似的说出了一大堆话,全都是关于那部让他一炮而红的科幻小说《娜弥娅的世纪》的。

  这部小说的主要内容简单概括来说就是,对于自己所处的世界觉得失望至极的娜弥娅在某天一觉醒来,忽然发现自己来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与她以前的世界截然不同的堪称为桃花源的欢乐之地。在这里,她每时每刻都感到愉快,她交到了许多朋友,甚至是遇到了与自己命系一生的恋人,在这里的每一天她都活得比以前充实。可是渐渐地,她从那些朋友身上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她开始变得多疑起来,怀疑起自己身边的一切,尤其是那个与自己关系极为亲密的恋人。直到最后,她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每天都活在猜忌与恐惧中的生活,在一次与恋人的争吵中失手杀死了对方,然后她发现这个世界开始迅速地破碎,周围的朋友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还在。第二天醒来时,她回到了自己原本所在的世界,这才发现那个所谓的‘桃花源’只不过是她因为对现实生活太过痛苦而产生出来的幻想而已,不管是她在那里所待的每一天还是所交到的每一个朋友亦或者是那个亲爱的恋人,都不过是一场虚无的梦。

  可是最后的结局却是,娜弥娅顿悟了之后,在某次应好友之邀出去喝茶时,偶然转移目光就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她亲爱的恋人正惊喜地朝她挥着手。

  王耀沉思了一会儿,随后抬头直视同样正直视着自己的亚瑟。

  “首先,您为什么会认为娜弥娅重新回到的‘现实世界’才是‘虚幻世界’呢?”

  “那只是我的猜测,先生。”

  “娜弥娅最终的命运是住进了精神病院,您是以这个为依据的吧?”

  “也可以这样说,这就像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娜弥娅和爱丽丝的共同点都是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身处虚幻还是现实。当然,这也少不了周围的人并不相信她们那奇妙的经历的原因。”

  听到这里,王耀感到有些意外。

  事实上,从一开始他就对亚瑟能够猜测出他所要表达的寓意而觉得很赞赏,有种找到了能够与之兴趣相投的好友的感觉。所以在听到亚瑟之后说出来的那些话时,他甚至感到有点兴奋。

  没错,‘娜弥娅到底是身处虚幻还是现实’就是《娜弥娅的世纪》的中心问题。而这本书之所以被这样取名,是因为娜弥娅在‘虚幻世界’度过的时间就像是一个世纪一般,当她回到‘现实世界’后时间并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却在她完全没有预料的情况下慢慢地记着数。当‘一个世纪’过去之后,一切都将会重新上演。

  “我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娜弥娅对于在‘现实世界’中见到自己‘虚幻世界’中的恋人而感到惊恐,这相当于一个引子,代表着她又将进入到自己的‘幻想’之中,然后重新开始新一轮的循环。”亚瑟说到这里,又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红茶。

  “所以,她最后住进了精神病院,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王耀的脸上露出了对亚瑟的第一个微笑,“开启了一个新的世纪。”

  这就是,当时的他所想要讲述的故事。

 

  -TBC-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