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暗鸦

  【上】

  繁华一时的京城被滚滚灼烫的火焰重重包围,欺凌辱骂和烧杀抢掠如同怎么也治不好的病菌般侵蚀了这个国家的心脏之都。

  绝望的气息笼罩了整个都城。

  就连那被视作不祥之鸟的乌鸦也来凑了热闹,飞来飞去的,用沉重沙哑的嗓音尖叫着。

  难以入耳。

  当英国的军队闯入紫禁城的时候,王耀正坐在龙椅上,思考着自己这几百年来到底是怎么做了什么事情,怎么现在落得如此下场。

  统治者已经连夜逃走了,那位雍容华贵的太后也警告他,对待那个人要持尊敬的态度。

  有些好笑。

  他是泱泱华夏古国,东方的宗主国,更是几千年以来全世界的中心。那么威风凛凛,那么骄傲意气,但究竟是为何,会沦落至此?

  看着踢开大门,缓步走进来的人,王耀轻轻皱眉。

  没有礼貌的蛮夷。

  即使是如今,王耀也还是难免被这个人的样貌给晃了晃眼。

  亚瑟·柯克兰拥有浅金色的短发,祖母绿的眼睛,皮肤白皙,犹如是上天的宠儿一般俊美的令人赞叹。可那极好的身材由让人恶心的大不列颠军服包裹着,还是浪费了。

  就这样看着,都觉得碍眼。

  在这片刻,亚瑟早已踏上阶梯,来到了龙椅前,他察看了一会儿这个金光闪闪雕刻繁杂的东西,又将目光转向了坐在上面的人儿身上。

  他说:“你是不是该考虑考虑从这玩意儿上下来?”

  委婉的语气,明明如此讽刺,却说的十分礼貌。

  王耀突然想笑,太后口中的尊贵的客人,居然真的是这个家伙。这种,海上盗贼。

  十八世纪这个远近赫赫有名的海盗来访问他的时候,还是个稍显拘谨的小子,现在也是一样的年轻,只是比那时更多了几分嚣张。真是奇怪。

  想了想,王耀没有任何动作。他既不从龙椅上下来,也不看亚瑟。

  他不喜欢对人卑躬屈膝。

  头皮传来拉扯的疼痛,他用余光去看,原是那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扯着他的长发。这人常年在海上战斗,分外有力,竟是粗暴得难以置信。

  “蛮夷!”王耀骂道,“该死的混账!”

  但他硬是被从龙椅上扯了下来,又是被穿着军靴的脚踹下了阶梯,趴在冰冷的地上艰难地喘着气。有冷汗顺着额头滑下,五脏六腑都在翻腾,难受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从手臂间抬起头来,隐约从模糊的视线中看到,那个金发绿眸的军服男人坐在龙椅上,用嘲讽的眼神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现在,谁是失败者?”

  【中】

  “你好。”

  王耀转过头来,映入眸中的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面孔,轮廓深邃,应该是西方那边的。

  “我叫亚瑟·柯克兰,来自欧罗巴。”

  沉稳好听的声音,有着怎么也压制不住的傲气。

  微微一笑。

  “你好,我是王耀。”

  这个西方人从容不迫地坐在了他的对面,与他一同欣赏御花园中的美景。远处有皇帝的妃子和宫女在玩耍,清脆的欢笑声响荡着,那么愉悦。

  鲜花的香气也弥漫在鼻间,令人心宜。

  他轻轻抚摸着石桌上的茶壶,安静地聆听着对面的人的话语。

  是希望来他家做生意的呢。

  这是个教养很好的小伙子,谈吐彬彬有礼,也没有那些小国们面对他时总有的卑微怯懦,很有风范的样子。

  大概是见王耀只是听着,也没有说话,亚瑟忽然停止了话语,看着他。

  王耀问道:“怎么了?”

  亚瑟的视线慢慢往下移,一只肤白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正抚摸着雕刻着花纹的茶壶,旁边明明放着瓷杯,手的主人却没有倒茶。他听说这个国家跟他家一样爱茶,周围又是这么好的风景,不品茶的话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于是亚瑟建议道:“倒茶吧,在我的家乡,饮茶是每日的习惯。”

  现在也正好是喝下午茶的时间了。

  岂料王耀闻言却沉默不语。

  是说错话了吗?

  亚瑟觉得有些困惑。他不觉得他说的话有任何的不妥,他对自己一向很有自信。

  “抱歉。”王耀意味不明地道了歉,然后勾起了唇角,“我不怎么习惯在欣赏美景的时候饮茶,就像是在赏花一样,边喝茶边闻香气,虽是享受,却总归不雅。”

  亚瑟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等解释,瞬间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为什么?”

  “因为花的香气会扰乱人的感官,使人不能专心品味出茶的香气。”王耀愉快地看着亚瑟满脸世界观崩塌的难看表情,觉得这小伙子虽然还是太年轻了,但也蛮可爱的,便又在后面添了一句话:“所以,在我们这里,赏花时的标准饮品是酒,酒的酣畅和花的馨香才是最完美的搭配。”

  对方差点魂归西天了。

  他噗笑出声。

  好久都没有那么开心过了,今天还真是特别。

  他专注地看着对面的金发绿眸男人,那身用他家的丝绸制作而成的华丽的衣服将这个人衬得更加高贵优雅,用西方那边的话来说的话,就是绅士吧。

  仔细回想起来,首次与自己有贸易往来的西方国家,是大秦。不过已经好久没有听说过关于大秦的消息了,虽然也对他的很多事情有所耳闻,但是还是有点好奇。

  “你应当知道当年的丝绸之路吧,那个比后来的你们都还要先跟我做生意的国家,现在怎么样了?”

  听了这话,亚瑟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是罗马啊。你应该记得的,他早就消失了。”

  ——突然从地中海以及整个世界消失的罗马帝国,的确是死掉了。

  ——而我就是从那个曾经被称为称霸欧罗巴的王者的男人那里,得知了你的存在。

  ——我们都非常渴望与有着古老文化的强大的你有所联系。

  确实是,这样想着的。

  亚瑟注视着对面的黑发黑眸之人,注视着他那张像是绝美的艺术品一般的好看的脸,注视着那让人无法忽视的失落惆怅的表情,渐渐地暗沉了眸光。

  你就那么喜欢那个所谓的‘大秦’吗?

  那次的交易请求以失败告终。

  原因是,双方都因为各种理由而不肯让步。

  【下】

  当夜晚降临,王耀终究是遭了殃,被那终于暴露粗鲁蛮横本性的西方国家给在一个隐秘的隔间里强行侵占了许久,总算是结束了这地狱般的刑罚。

  他浑身赤裸地躺在有了两人温度的床上,眼神涣散,微张嘴唇,白皙无暇的肌肤上是青青紫紫的痕迹,还有白液顺着腿间流下。

  没有无用的哭泣。

  就只是那样呆滞地望着天花板。

  忽然,他坐起身来,从床底下拿出一把早已藏好的短刀,紧紧地握在手中。

  他回头,俯视着侧躺在另外一边的国家。

  那样毫无防备的样子,如同稚嫩的婴儿一般,安心地在这本应该是危险的地方睡着。

  双手举起短刀,低着头的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全身仿佛都在颤栗着。想要一刀刺下去,最后却莫名其妙地什么也不敢做。

  是不敢吗?

  他呆愣了一下。

  眼前的这个来自西方的国家明明如此令人憎恶,可是在他的眼中看来,愈发与记忆中的那个在御花园中与他一同赏花的人重合在一起。

  心跳怦然加速。

  他直觉惊恐,双眼睁大,右手捂住半张脸。

  我好像,被迷惑了。

  恍恍惚惚之间,他的耳边传来了一阵刺耳的鸦叫声。顺着声音望过去,却隐约看见雕花木窗大开的外面,有只通体漆黑的鸟儿立在树上,瞧见了他的目光,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难听的叫声不停地回响着,回响着。

  是怜悯的悲鸣。

  -终焉-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