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DerKrieg

  DerKrieg

  罗德里赫在弹完最后一首曲子的时候,身后不远处的大门突然就被打开了,随即耳边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军靴踩踏在光滑地面上的清脆声响,直到这不和谐之音停在了他的后面。

  有一双戴着真丝手套的手搭在了他的双肩上。

  他微微蹙眉,却并没有转过头,也没有说什么话。

  就这样沉默着,是种无所谓的令人恼火的态度。

  可是他身后的人早就知道他的脾性,当即用嘲讽的语气说道:“你的女王同意签订条约,宣布西里西亚归本大爷所有。”

  然后又是来自于钢琴的声音响起,是一种基尔伯特从来都没有听过的曲调,但是却是那种沉稳大气、不急不乱的感觉。

  其实罗德里赫应该是很生气的,每次他有几乎控制不了的情绪就会用弹钢琴来发泄愤怒,这是非常有趣的习惯,也很可爱。

  这样想着,基尔伯特往前倾身,将自己形状优美的下颚搭在这个贵族般优雅完美的男人的棕色脑袋上,双手往前伸去,一把按住了那双还在不停地弹奏歌曲的白皙纤长的手。

  难听的崩坏声自钢琴中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噪音代替了前一刻的美妙。

  基尔伯特终于如愿以偿地得到了罗德里赫的回话。

  “您真是一如既往的没有教养,普鲁士先生。”

  “啊,承蒙夸奖。”基尔伯特将罗德里赫转过身,俯视着他抬起的布满平静的脸,笑得特别开心,“反正本大爷又不光是你养大的,对吧?”

       他知道这句话是在嘲讽什么。

  罗德里赫推开越靠越近的基尔伯特,撇过脸,推了推眼镜。

  “战争从未结束,普鲁士。”

  闻言,基尔伯特微微挑眉,高高翘起的嘴角彰显着他对此话的极其不屑,就连讽刺和憎恶也可以从那双染了血般的紫红色眼睛中轻易地看出。

  “这种话真亏小少爷你说得出来啊,想跟本大爷一直打下去吗?”

  基尔伯特抓起罗德里赫的下巴,逼近他,周身散发着令人颤栗的威压气场。

  可罗德里赫却只是抬起那双紫色的眼眸,毫不畏惧地对上了基尔伯特满怀恶意的视线。

  ——如果神圣罗马帝国成功建立起来的话,日耳曼家族的大家就都会永远在一起了吧?

  基尔伯特怔了怔,看着眼前的男人,只是看着。

  这个名为罗德里赫的男人也看着他,眼睛中映着他稍显混乱的脸庞。

  忽然就笑了。

  “啊哈哈哈哈哈,小少爷,你真是厉害呢。”基尔伯特狠狠地甩开罗德里赫,丝毫不在意他差点绊倒在地的尴尬情形,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你早就知道了吧,关于本大爷的事情。还有,哈布斯堡家族想要完全掌控普鲁士公国,这也是你的意愿吧。”

  “……您也真是过分。”罗德里赫在钢琴凳上坐稳,依然皱着眉头,仰望着这个银白色头发的嚣张的家伙,“《德累斯顿和约》不是终结,普鲁士,你早该知道的。”

  这般的平稳姿态,这般的高高在上,跟小时候一样讨厌。

  但是——

  “是啊,哈哈哈哈哈哈,本大爷早该知道的。”

  基尔伯特大笑着,拍了拍罗德里赫的肩膀,然后转过身去,往大门那边走去。

  “既然奥地利你也了解的话,那本大爷就不必多嘴了,让你家女王也消停点吧。虽然,本大爷和老爹永远也不会承认你们。”

  他顿了顿。

  “我们,走着瞧。”

  大门被用力关上,那个张狂极了的军装男人明明被隔离在门外,可是稳健的踏步声却还是能够清楚地听见。

  罗德里赫看了半晌,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记忆中的家里,应该是有那么一个孩子,拥有银白色的头发和紫红色的眼睛,总是喜欢缠着他问东问西,性格也十分直爽,不喜欢的事物就是不喜欢,从来不会勉强。

  所以那孩子拒绝学习他最喜欢的音乐、艺术与气质之类的课程,转而跑去与帝国的士兵们混作一团,整天喊着打打杀杀,竟也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一条路。是啊,这条路是最适合的,对于那个不愿意学习他喜欢的东西的孩子来说。

  可罗德里赫始终想不明白,那孩子在长大后为什么会不减叛逆,与他叫起板来。

  他始终想不明白,基尔伯特为什么会公然宣布反对他,与他作敌。

  不明白。

  他轻轻地睁开眼睛,自顾自地摇了摇头。

  完全,不明白。

  -Zuende-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