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傲娇

  罗莎与王春燕的初次见面是在艾登公校附近的公园里,坐在搬家车上的她无意间瞥见了在最大的那棵杨树下被几个男孩围住的黑发女孩,惊慌的样子让她心软,便吩咐停车,然后从车上跳下来,走了过去。

  带头欺负黑发女孩的是个银白色头发紫红色眼睛且看起来嚣张至极的同龄小鬼,他乱糟糟的头上还停着一只浅黄色的小肥鸟。旁边的两个帮手一个是裸奔狂变态,另一个是番茄爱好者。果然是老熟人。

  听到脚步声从远至近,他们投来目光,带头的还露出趣味的笑容。

  “哟,瞧瞧谁来了,柯克兰家的小公主!”

  说完,他便和两个同伴一起笑了出来。

  罗莎的视线越过这三个经常与她和哥哥作对的家伙,落在了被他们挡在后面的黑发女孩的身上。

  她梳着包包头,眼睛的颜色与头发一样,圆圆的脸蛋白嫩可爱,穿着艾登公校的校裙。此时,她抬着头望着她,没有表情。

  罗莎收回视线,转而将注意力投入这三个家伙。

  “放人。”

  “哈?你这口气是什么意思?把本大爷当成什么?”

  “基尔伯特,别让我说第二遍。”罗莎没有戴眼镜,所以她那双碧绿色的眼睛中射出来的锐利的光芒并没有被遮挡,就这样直直地威慑着面前的人。

  基尔伯特一帮人自然不愿意就这样听从这个看起来娇弱的女孩子的,于是又挑衅回去,扬言要将她和那个黑发女孩一起欺负了。

  罗莎和他们打了起来。反正,不是第一次。

  以前放假回到这个小镇上的时候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跟这三个小混蛋斗智斗勇,另外一小半时间是和哥哥照顾年幼的表弟。

  最后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基尔伯特、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对着罗莎丢下一句类似于还会再回来的话语就跑路了,留下她和被自己救下的黑发女孩对眼,沉默了半晌。

  她忍不住打破在向尴尬发展的气氛,朝她伸出小手。

  “我叫罗莎·柯克兰。”

  她盯着这只因为打架而被蹭了大片脏污的手看了许久。

  “我叫春燕·王。”

  相握,对视一笑,双方的身影映在了双方的眸中。

  那天回家后,王春燕扑在王耀的怀中,向他诉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学习成绩进步了、被老师表扬了、交到新朋友了……说到底,她也才刚从中国搬到英国与爸爸、妈妈和哥哥住,对这里还很陌生。

  细心的哥哥当然不会察觉不到她的不对劲,问了她好几次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可是得到的回答却是她那天真灿烂的笑容。

  “没有哦,燕子我今天也被幸运女神眷顾着呢。”

  每次都是如此。

  那个女孩,也不过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下次能不能见面还不一定呢。

  结果在第二天上学之前她们就再次见面了。

  看着从对面的房屋里走出来的两个人,尤其是那个被旁边的男孩揉着头发满脸郁闷的女孩,王春燕呆住了。她抬起脑袋侧望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哥哥,迷惑不解。

  “那个跟亚瑟哥哥长得相似的女孩是他的妹妹,跟你一样刚搬过来。”王耀也伸出手揉了揉呆愣住的妹妹的脑袋,笑眯眯地说道,“你们以后要好好相处哦。”

  什么……意思?

  罗莎被亚瑟牵着手走到了王家兄妹的面前,她跟王春燕是一样的表情,一样的心思。

  “你们是初次见面,趁着校车还没来,自我介绍一下。”亚瑟温柔地亲吻了王春燕的脸颊,将手搭在自家妹妹的肩膀上,“说不定你们会是同班同学呢。”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与平时的人设毫不一致。

  王耀也微笑着。

  罗莎和王春燕对视着,并不意外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与自己相像的情绪。

  她们撇过头。

  “今后请多多关照。”

  说完便走上了停在边上的校车,留下亚瑟和王耀大眼对小眼。

  “妹妹又傲娇了?”

  从那以后,罗莎和王春燕就成为了最好的朋友,上学放学结伴而行,在学校里也总是待在一起。顺带一提,她们真的如亚瑟所言是同班同学。

  隔壁班的三个小坏蛋见平时形单影只的中国女孩身边多了个每次与他们打架都不输的罗莎·柯克兰,即使咬牙切齿恨得牙痒痒,也不敢再轻易地过来找麻烦。毕竟,柯克兰家的兄妹俩跟人打架都超级厉害。

  还不止这一个原因。

  他们最开始也私底下找了高年级的学长学姐来收拾她们,却都被打了回来,吓得肥啾、玫瑰和番茄都掉了下来。

  从此,罗莎·柯克兰这个名字便传遍了艾登公校及其附近的所有学校,只不过顶在头上的称号与她的前不良哥哥相似。

  其实王春燕会武功,那次她被那三个家伙欺负的时候本来忍无可忍就想出手的,结果没想到罗莎就这样走了过来,对她伸出了援手。那时的她站在旁边,看着她与那三个家伙打来打去,你一拳我一拳,你一脚我一脚,明明看起来是那么笨拙幼稚的招式,竟被他们三个硬生生地给折腾出了大侠过招的气势。奇迹的是,他们打了个平手。

  看着罗莎对自己伸出的代表友好的手,她沉默半晌,决定隐瞒她,也决定接受她。

  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王家和柯克兰家之间的关系十分和谐,王家兄妹和柯克兰家兄妹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不止一个人这么觉得。每当他们在一起,周身散发出来的幸福的金光简直要闪瞎无辜群众的眼睛。

  不过,每次学校放长假,柯克兰家都会有一个小表弟来暂住一段时间,是个虽然长相可爱但是非常蠢的孩子。

  他收拾完行李,脚步噔噔地跳下楼就准备去客厅玩电玩的时候,正好与来柯克兰家宅做客的王春燕碰了个对面。

  王春燕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孩,有些微愣,随即露出了与自家哥哥如出一致的温柔笑容。

  “初次见面,我叫春燕·王。”

  他的脸蛋瞬间红完了,胖乎乎的身体颤抖个不停,最后害羞地掩面,朝她大鞠一躬。

  “初、初次见面!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漂亮姐姐请你以后嫁给我吧!”

  王春燕:“……欸?”

  从厨房里面走出来的罗莎自然听见了阿尔弗雷德那声音吼得可以震碎玻璃的话语,当下白净的脸就黑成了煤锅,一个平底锅上去就抽飞了他。

  “表姐你干嘛啦!”阿尔弗雷德颤颤抖抖地缩在角落望着周身环绕着诡异气体的恶魔一般的罗莎,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很无辜,“……我我我我我我——”

  罗莎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微眯眼睛,嘴角下扯。

  以下内容太过暴力自动省略。

  事后,罗莎将口出狂言的阿尔弗雷德扔去面壁思过,自己再度进去厨房里端出了一盘卖相很好的松饼,请来家里做客的王春燕品尝。

  王春燕先前见识过亚瑟的厨艺,听哥哥描述他曾经炸过无数次厨房,已经被柯克兰夫妇禁止踏入这个神圣的地方。

  不过,亚瑟做的食物卖相很糟糕,所以吃起来也很糟糕。罗莎的话,应该是不一样的吧……

  看着眼前闪烁着圣光的甜美的松饼,王春燕咽了咽口水,从中掂出一块咬了一口。

  然后她被送入医院抢救了一天。

  王家兄妹再次见识了柯克兰家兄妹厨艺的强大。

  罗莎对此十分愧疚,抱歉地跟她承诺以后会跟哥哥一样再也不会踏入厨房做东西了。可是王春燕却笑着握住了她的手,对着她摇摇头。

  “不,没事的,你不用这样,继续努力提高厨艺吧。”

  罗莎感动得泪流满面,一旁的王耀和亚瑟的脸色则很囧。

  只有他们两个人注意到燕子眼中闪过的精光以及脸色的诡异吗?

  果然,在罗莎又一次地尝试了制作菜肴后,王春燕拿去送给了又跟她们分到隔壁班的三个坏家伙品尝。

  他们仨还以为她们俩这是要跟他们示弱握手言和呢,得意洋洋地一口就吞进了肚子。

  后来听隔壁班班长罗德里赫和副班长伊丽莎白说,他们三个在医务室里躺了一整天,其中一个脸上停着一只小黄鸟的还口吐白沫地说总有刁民想害本大爷。

  不知怎么的,学校里就传开了传闻,说是罗莎身怀柯克兰家族特有的绝技,此招传承于她那已退休多年的前不良哥哥亚瑟,相传物理与化学伤害满级,可以杀人于无形,一招毙命。

  柯克兰家兄妹:“……”

  王家兄妹:“→_→”

  从此以后,隔壁班的三个坏蛋见到她们俩就绕道走,算是再也不敢招惹她们。对此,他们班的班长和副班长专门送了她们俩礼物,庄重地感谢她们俩治好了他们三个相互传染多年、几度被以为是绝症的智障病。

  罗莎:“……不……客气……”

  而王春燕已经原地来回打滚狂笑了许多次了。

  大学的时候,王春燕交了一个男朋友,是一个身高体壮的俄罗斯人。

  罗莎看着他们脸上的幸福笑容,觉得特别的碍眼,心里莫名地揪紧,痛得喘不过气来。她一边疑惑于自己这样的心情,一边想方设法地阻止他们的相恋,甚至不惜与曾经的情敌阿尔弗雷德联手。

  等等,情敌?

  她怔了怔。

  怎么可能啦,才、才不是呢!

  一次联谊晚会,阿尔弗雷德负责支开伊万,也就是那个俄罗斯人;罗莎则扶着喝醉了酒的王春燕回到了宿舍,她们的住所。

  醉酒后的王春燕眼睛眯着,脸红得如同熟苹果,还醉醺醺地打着嗝,满身都是甜甜的美酒的气息,让罗莎扶着她的手都有点颤抖。

  她看着她嫣红的嘴唇。

  一张一合,也不知道是在呢喃着什么。

  突然,她伸手推倒她,骑跨在她的身上,俯下身吻住了她的双唇。

  她呆住了。身上的黑发女孩很快地又离开了她的双唇,从她的身体上滑了下来,然后沉沉地睡了过去。那张可爱的脸上,也绽出了经常见到的笑容。

  留下她坐起身,脸色复杂地看着她。

  她仿佛听见了来自于她内心的轻言细语,顺过喉咙,翻滚着抵达她的心底。

  “I love you。”

  也不知,到底是谁醒谁醉。

  -END-







  之后干了个爽。

  :P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