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目标(2)

  这家餐厅的装修是地中海风格,纯美的色彩组合和搭配上的沉静大气让人不禁舒下心来,再饱食一顿美味的菜肴,足以成为美好的记忆。

  亚瑟和被他强行拉过来的王耀所坐的位置比较靠近角落,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压根不会引起周围的人的注意。

  他们点的是比较常见的西式晚餐组合,牛排、蔬菜、焗饭。服务员原本想呈上红葡萄酒,但是被他们以工作原因拒绝了,所以只备上了蒸馏水。

  用刀叉戳了戳盘中的七分熟牛排,王耀假装咳嗽了几声,说道:“我有新想法,那个女孩应该是温和有礼的类型。”

  “吃饭。”

  王耀抬眼:“你之前说是对这次案件还存有意见所以拉我来这里的。”

  岂料,撞上了一双祖母绿的双眸,幽深得仿佛不经意间就会被陷进去。再仔细瞧瞧,这张脸带有西方人独特的深邃,虽然俊美绝伦,但是却给人一种疏远的感觉。

  “我同样也说过晚餐。”亚瑟无奈地勾了勾唇角,“就不能好好的吃一顿饭吗。”他眸中光芒闪烁了几下,溢满了宠溺。

  心里一惊,王耀再度低下头,却还是不甘心地说道:“昨天阿港给我发来了信息,说是这次假期会来美国。”

  亚瑟挑眉:“那小子又偷偷碰电脑了?”

  王耀以刀切下牛排的一角,然后用叉子送入口中,咀嚼了几下便咽了下去。

  “罗莎没你那么严格。”

  “贺瑞斯现在需要的是好好学习,他正处于A-Level阶段,这个成绩是要用来申请大学的。”

  “他已经那么大了,自己知道分寸。”

  吃了一会儿,王耀发现坐在对面的人保持沉默无声有一段时间了,不禁抬头,却看见对方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

  还没等他说话,这个金发绿眸的男人就开口了:“还记得我们刚加入BAU时的事情吗?”

  不着痕迹地撇了撇嘴角,王耀没有回答。

  亚瑟垂下眸来,王耀以为这就完了,却没想到对方下一秒钟就说了一句。

  “我不会放弃的。”

  然后,双方就真的再也没有说过话,心不在焉地度过了这顿晚餐。

  而此时,偷偷地躲在餐厅外面捧着盒饭观察着里面的情景的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之间的气氛也是不怎么的和谐,甚至还差点打起架来。

  “别挡着我看亚蒂啊蠢熊!”

  “你也别挡着我看小耀笨米!”

  “蠢货,你这大块头又撞上我了!”

  “说起蠢说起块头大我怎么比得上你呢~阿尔肥雷德~”

  “接受正义的制裁吧该死的俄罗斯人!”

  “真抱歉啊,万尼亚已经加入美利坚国籍了喔~”

  路过的人无一不好奇地往这里瞅上几眼,就连值夜班的警察都怀疑他们蹲在餐厅外面还如此这般是别有企图从而过来询问他们,在被告知是FBI成员后表情瞬间变成了感动。

  不顾被人怀疑看扁而默默地蹲守在这里边吃着寒酸的盒饭边商量着对策,只为了能够看穿敌人的诡招并早日逮捕敌人,现在社会上这样尽职尽力坚守岗位的良心之人真的越来越少了,他们的存在简直就是奇迹!刚刚他还怀疑他们来着呢,自己真是太坏心眼了!

  阿尔弗雷德往后望了一眼终于停止对他们俩鞠躬道歉而后又愧疚泪奔的警察,扯了扯旁边的蠢熊的米白色长围巾,问道:“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伊万笑眯眯地回道:“万尼亚不知道哟~”

  突然,阿尔弗雷德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接了通话。

  “Hello?”

  听了一会儿后,他的面色有些细微的变化。

  “Okay,wait a minute。”

  他站起身来,将手中还有没吃完的盒饭准确无误地投射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然后快速地往回跑去。身后的伊万也扔下盒饭跟了上去,他知道刚刚他接的电话是有关于那个案件的。

  这边餐厅里的两人已经吃完了晚餐,用餐巾轻轻地沾擦了嘴角后,便叫服务员过来买单,然后走出了这家餐厅。

  外面有微风拂过,如同母亲的手轻柔地抚摸着头顶,带起了根根发丝。

  眯了眯眼睛,王耀望着灯红酒绿的繁华夜景,心里感叹华盛顿这座城市的发达。侧眸看了看身边的这个金发绿眸的男人,他轻声说道:“能不能陪我去一趟乔治城大学?”

  也许这个时间去那里搜查是个不错的主意。

  亚瑟也想到了这点,便答应了。

  乔治城大学创建于1789年,位于首都华盛顿市中心,是美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也是美国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声誉最高的综合性私立大学。乔治城大学被认为是美国25所全明星顶尖大学之一,也被认为是美国最好的天主教耶稣会大学。它的主校区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市中心,坐落在风景如画的乔治城以及波多马克河边,校园内的著名建筑‘希利堂’被收录在美国国家史迹名录中。乔治城大学距白宫西北面两英里左右,许多外国使节的子女在此念书,因而赋予了该大学很浓的国际色彩,并由此获得了‘政客乐园’的称誉,同时乔治城大学也是美国民众心目中一所颇具贵族气质的学校。

  “有没有想到什么?”

  站在这所学校的大门口,王耀望着这些充满浓重古老与艺术气息的建筑,开始在脑海中细想会有哪户大家族的女儿的形象能与那个杀人犯女孩重合在一起。

  亚瑟没有回话,但是他轻微皱起的眉头代表他也在思考。

  “猜猜我的想法。”王耀往前走了一步,右手往前伸去,作成望远镜的手势,黑曜石般暗沉的眼眸从里面打量着主大楼,“她性格温婉,懂礼貌,对待所有人都有仁慈之心。她不喜欢残暴地对待受害者,所以我们所看到的出自于她之手的尸体都是完好无损的。”

  弯成圆形的两根手指的空隙间仿佛出现了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孩,她站在大楼的某一层,透过窗户望着这边,那张长得出众的脸上露出的是温柔的笑容,周身的气质高雅中夹带着友善。

  “遗憾的是,与她亲密相处的男人最后还是变成了受害者。”

  亚瑟的眸中映入的是那抹纤瘦的背影,并不强大,却让人莫名的安心。

  他回过头来,朝他笑了笑:“她用毒药杀死他们,而不是我们过去所见的那些连环杀人犯用各种残忍的手法杀死受害者,这足以表明她怀有不忍和隐恻之心。”

  那个女孩本性善良,在作案的那一刻能够感受到内心的痛苦。

  这与他们最初的侧写有些不同,她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家境状况而走上犯罪之路的呢?但是他们明明作出肯定她出身优越,教养良好的孩子的父母品行不会糟糕。

  突然的一道惊呼声将他从神游中拉了回来,转回头,正好撞上了一个柔软的身体。

  第一感觉是娇弱的女孩子,扑上鼻来的香水味略浓,但是莫名清新。

  “对不起。”

  王耀眼疾手快地扶起差点就要摔倒的女孩,在看清她的面目时,心里这样想道。

  这是故施粉饰的清新。

  这个女孩有着黄金般灿烂的波浪形短发,大大的绿色眼睛如同宝石镶嵌在美丽的脸上。她的皮肤质量很好,看得出来每天都在用护肤品保养。她的身上穿着军绿色吊带裙,脚上套着褐色靴子,为她平添了几分朴素。

  不过……

  王耀见女孩的身体不再摇晃了,便松开了手。

  “没关系。”女孩小声道。

  如果仔细看着这女孩居然会觉得她本来应该是属于成熟妩媚的类型的。也许,是因为她脸上的妆容和身上的香水的缘故吧。

  忽然瞧见,女孩的后面还有一个貌似跟她同龄的棕色长发的女生,耳朵上戴着坠子,穿着打扮与她比较相似,看来两人的关系很好。

  棕发女孩将金发女孩搂了过来,上上下下瞧了几眼,见她没事儿,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后转过眼,对眼前的两个陌生的男人露齿一笑。

  “嗨,你们好。我是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梭罗。”克里斯蒂娜又主动为金发女孩作介绍:“她是贝露琪·尼德兰。我们都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呢,但是热心阳光得很可爱。

  王耀笑着回道:“我是王耀,身后的这位……”说着,他又回过头看了看脸上的表情转为淡然的亚瑟,“他是亚瑟·柯克兰。”

  “啊,两位晚上好。”

  贝露琪和克里斯蒂娜表现得非常友好,气场亲切自然,是那种很受欢迎的类型。

  “你们来这里是为了参观的吗?晚上可不安全哦。”克里斯蒂娜善意地提醒,“最近的乔治城大学不太平,你们可要小心。”

  贝露琪也流露出了担忧的情绪。

  王耀见有机会,便问道:“你们是这里的学生,知道些内情吗?”

  “唔……”克里斯蒂娜想了想,然后按照自己的印象回答道:“那个凶手应该是属于拔尖的类型,不然怎么会和整整十三个优秀的男性做爱呢!”

  贝露琪脸红地叫道:“克里斯汀!”

  “别那么害羞嘛,反正你也是知道的。别告诉我,你跟你那个好不容易交上的男朋友连这个也没有做过。”克里斯蒂娜调笑道,伸手揉乱了贝露琪的头发,然后又看向王耀,余光却在他身后保持沉默的亚瑟身上,“我们虽说是在这里上学,可是得知的消息也不比外面那些查看报纸收看新闻的人多,抱歉,不能为你们提供更有利的信息。”

  很懂礼貌,也很会说实话。只是,前面说的有一句话让他有些在意。

  这个名叫贝露琪的女孩也羞涩得不能再羞涩了,连话也说不出来。

  “没事。”

  “好啦好啦,我们要回去复习功课了,你们两位玩得愉快哟!”克里斯蒂娜搂着贝露琪的肩膀退后几步,朝他们挥挥手,“再见!”

  贝露琪也举起右手挥了挥,脸上红晕未消,让她看起来更加迷人。

  “再见。”

  转过身来,王耀看着亚瑟。

  “香奈儿。”亚瑟重复道:“香奈儿品牌。”

  王耀揉了揉太阳穴,这个动作他在今天做的特别多。

  “我知道,可是她们两个身上都有。”

  而且,罪犯怎么会自己送上门来呢?就算她并不知道他们俩的身份。虽然,她也确实可以故意这么做,这样可以打消他们的疑虑。

  不过也不能就这样确认刚刚那两个女孩中有一个就是凶手。

  “克里斯蒂娜透露了贝露琪刚交上一个男朋友,还是‘好不容易’的。”

  棕发女孩的性格大大咧咧,金发女孩的性格害羞保守。她们俩唯一相同的就是气场皆为亲切,这与温和有一点联系。

  亚瑟打断了王耀的思路,淡淡地说道:“她有可能是故意的。”

  “那也只是有可能。”王耀靠近他,“我们之前的猜测没有错误。罪犯与十三个男性有亲密关系,说明她人缘良好,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她根本不能向其他人透露她与谁在一起了,又与谁上了床,否则等案件发生后我们就可以根据学生们的风评捉拿她。”

  “所以,她必须保密自己跟哪一位男性做了什么事情,在外将自己包装成乖乖女。庞大的交际圈让她在校园内谁见了都会对她绽开笑颜,这也说明她不会光只是乖巧。”

  亚瑟沉吟了几秒钟,然后说道:“在我们的侧写里,她是个很懂得控制自己情绪的人,但绝对不会是人格分裂。你有没有察觉到她近期犯案的时间发生了变化?整整两个月,从隔一个星期杀一次人大跨步到如今的几乎一两天杀一次人,整整十三个人落入她手。”

  既像是在挑衅,又像是在急于向谁展示。

  “还是跟性爱有关……”

  思及至此,王耀再度转身,往前伸手作成了望远镜的手势,再次望向主大楼。

  那个女孩仿佛依然站在某一楼层的窗户边,朝这边温柔地微笑着。

  将自己伪装成不同的性格,与量多人数的男性上床,最后心怀不忍地杀害他们。

  王耀的脑里不知怎么的,忽然冒出了一个词语。

  妓女。

  -TBC-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