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目标(1)

  美国华盛顿特区宾州大街的胡佛大楼,BAU区域。

  “谁能告诉我,今天星期几?”

  瞥了一眼从电脑中抬起头来的弗朗西斯,王耀又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件,嘴里却答道:“一周的第三天。”

  “噢,其实你可以简便点的,小耀。”弗朗西斯无奈地笑了笑,随后敲打着键盘,视线不离电脑屏幕上所显示的内容,“我刚刚才攻破那个软件,设计它的人一定是个电脑天才。”

  他花了比平时多了两倍的时间。

  坐在王耀对面的办公桌前的亚瑟嗤笑了一声,骨节分明的手中端着一杯红茶,一副悠然享受下午茶的模样。

  “你有在认真工作吗粗眉毛?!”

  “放弃品尝下午茶可不是绅士该做的事情。还有,别称呼一位绅士为粗眉毛。”

  “不是绅士是变态吧!”

  “这难道指的不是你吗裸奔狂?”

  又吵起来了。

  叹了一口气,王耀放下手中的文件,靠在椅背上,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坐在他旁边的伊万见状,停下检阅另外一份文件的动作,担忧地看着他。

  “你没事吧?”

  王耀摇摇头:“虽然我对她的犯罪行为了如指掌,可是动机却不敢确定。”

  ‘她’便是他们BAU小组这次调查分析的对象。

  近月以来,乔治城大学出现十三例男性学生中毒死亡的案件,年龄在二十岁至二十五岁的范围内,选修的课程也并不重复。在尸体被发现时,他们是赤裸着的。奇怪的是,死者的身体没有遭到虐待,这让小组的人都排除了这是有关报复、凶杀等拥有残忍性质的刑事。唯一算得上是有帮助的,大概就是他们被检查出死前处于性高潮状态、身体上还保留有吻痕和喉咙中残留的毒药。

  “好了各位,现在看向黑板。”

  闻言,四人都放下手中的事情(除了亚瑟还端着茶杯),目光看向阿尔弗雷德身后的黑板,上面已经被写上或画上了他们将要理清和分析的东西。

  往旁边退开几步,阿尔弗雷德为伙伴们让出了位置。他脸上露出了一贯的明朗笑容,手中的细木棍首先指向‘Student’这个单词。

  “据我们所掌握的证据,这个罪犯是乔治城大学的一位学生,白人女性。”他手中的细木棍又指了指‘Female’,在‘Student’的前面,“十三位受害者皆为成绩优良者,所以我们可以肯定罪犯的学习成绩一定不坏,这就排除了她是因为自己不如受害者而犯罪的可能,同时她也不会有自卑心理。相反,她是一个很有自信的人。”

  “这点可以从她连续不断的犯罪以及那些受害者都很帅气看出来,受害人数越来越多,可是现场却几乎没留下一点破绽,除了死者的喉中残留的毒药,连指纹也没有。”亚瑟终于放下了茶杯,双手交叉在翘起的右腿上,英俊的五官上满是兴趣的表情,“这样娴熟的手法我们只从惯犯那里见识过,但这种例子很少。”

  王耀皱眉道:“她还是个学生,不可能是作恶多年的惯犯。”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刚成年就上大学是很常见的现象。他想,会找上年龄在二十岁至二十五岁的男性学生,有可能是偏爱比自己成熟但不高越自己的情人。

  “因此这次案件十分棘手,对方似乎是个难得一见的天才,可她同样似乎热衷于犯罪,并且满足于自己完美的手段。她的自信使她认为自己永远不会被发现。”伊万接过了话,他再度低眼看了看自己的那份文件,作出了自己的解释。

  “我认为她是个性瘾者。”弗朗西斯突然出声道,“十三位被害者在死前全部都是处于性高潮状态,身体上保留有吻痕。我去看过,是香奈儿品牌的口红。”

  “罪犯有可能并不缺钱用,也有可能在外装面子。”阿尔弗雷德推了推眼镜,“后者当然是不可能的,因为罪犯是个极其自信的人,贫穷家庭出身的孩子一般都或多或少有点自卑心理。而且,我觉得她的人缘不是一般的好。”他用细木棍划了一圈整个黑板。

  相关的绘画、相关的单词。

  然后他又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了几张照片,贴在了学校绘画上。

  这是受害者被发现时的样子,他们呈仰面大字形躺在不同的床上,相貌至少都是中上程度,表情还保持为兴奋,有一两个脸色呈涨红。

  弗朗西斯吹了一声口哨:“也许她喜欢骑乘式。”

  亚瑟瞥了他一眼:“也许她只是将他们摆成这副模样。”

  “不,你得知道,我去看过尸体。”弗朗西斯左手撑着脸颊,右手敲打着桌面,“那些男性的肌肉非常放松,没有被移动哪个部位的迹象,这说明他们不可能是在被杀前或被杀后给人弄成仰面大字形的。”

  亚瑟轻勾嘴角:“她有的是办法让他们觉得放松。”

  “那只是感官上,身体是不会骗人的。”王耀表示支持弗朗西斯的观点。

  闻言,亚瑟看向王耀,没有说话。

  “犯罪者的动机占有重要地位,这主导着整个杀人案件。”伊万站起身来,直视着规划清楚的黑板,脑海中描绘着‘她’的形象,“家境优越、成绩优秀、极具自信、人缘良好、电脑天才、隐性瘾者……我能够想象出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可是目前我无法猜透她的作案动机。”

  顿了顿。

  “只是,在性方面,她似乎喜欢占据主导地位。在多场性爱中一直选择骑乘式的女性也许对它只是单纯地喜爱,但是绝对无法脱离掌控心理。”

  大家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

  “我会记录下来以上的所有侧写,并且找人试着描画出罪犯的长相如何。”阿尔弗雷德放下细木棍,问道:“说起来,猥琐西斯,你攻破的那个软件怎么样?”

  “都说了别叫哥哥我猥琐西斯!”弗朗西斯抱怨了一句,然后移动鼠标点进了软件内部。

  这个软件是这次案件的每次犯罪现场的电脑上都有的,起初他们才发现一两个受害者的时候还不太在意,可是直到最后每一个受害者的电脑上都保存有,他们就不得不对此投以关注了。况且,这个软件叫做‘Beauty’。不过,软件被设置了密码,十分难突破。

  盯着看了两分钟后,他才缓缓开口。

  “I am perfect。”

  这已经突破自信的程度了,他们这次的对手该是个多么狂傲自负的人。

  散会后,亚瑟拦住了抱着文件就想离开的王耀,对上对方疑惑的视线,他微微一笑。

  “我对刚刚的讨论还存有意见,希望与你交流交流。”

  不等对方有什么反应,他就强行拉住了对方的手。

  “这附近有一家很不错的餐厅,正好到晚餐时间了,我们就去那里如何?”

  -TBC-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