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精神病

  亚瑟刚来到这家精神病院的时候,这里的院长就告诉他,如果他能够坚持一个月的话,他就有机会从实习医生转为正式医生。

  为一群疯子治病,谈什么坚持不坚持。

  这家精神病院坐落于伦敦西区的边缘地带,很少有人途径此地,因此在传闻中总是被描述得如同恶魔之所。除此之外,富人的捐资是它的一大支柱。

  不过,在这里有时候会听见一些凄厉的惨叫声和哭泣声,有些渗人。但是院长解释说是因为那些病人犯病了,所以也没怎么在意。

  出生于贵族家庭的亚瑟在大学选修的是医学科,毕业之后突发奇想就找了这个地方实习,他总觉得精神病人的世界充满乐趣,可比常人的枯燥无聊要好得多。家人们对此并不反对,只要他以后乖乖继承家业,这也不算什么。

  亚瑟被分在五区,那里的病人大多是病情不算多严重,比起三区的那些动不动就出手伤人还玩自残的疯子,确实乖顺得多。

  在第一天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留着披肩的黑发,面容姣好,皮肤细腻白嫩,嘴角也经常带笑,让人不禁去想他是为了什么而展开笑颜。明明,他纤瘦的身子套着沉郁的病服。

  也许是注意到了亚瑟的视线集中在这个男人的身上的时间实在是过长,护士小姐便为他介绍了这个男人。

  “王先生是来自中华民国的移民后代,家境卓越,学业优良,毕业于伦敦大学。”她顿了顿,又用一种叹息的语气说道:“可惜家人被歹徒所杀,家道也因此中落,王先生不久后就患上了抑郁症,被送到了我们这里。”

  他说:“这位先生看起来不像是得了精神病症的样子。”

  护士小姐笑了笑,回道:“那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呢?”

  她认为这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可是他却当了真。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朗的午后,亚瑟悄悄地来到正坐在花园里的长椅上看书的王耀身边,见他依然没有什么反应,便在他旁边坐下。

  王耀依旧没什么反应。

  心里想着这家伙到底在看什么内容这么认真,亚瑟稍稍凑过去看书页。

  ——你拥有青春的时候,就要感受它。不要虚掷你的黄金时代,不要去倾听枯燥乏味的东西,不要设法挽留无望的失败,不要把你的生命献给无知、平庸和低俗。这些都是我们时代病态的目标,虚假的理想。活着!把你宝贵的内在生命活出来。什么都别错过。

  挑挑眉,亚瑟在这个男人洁白的透明的耳边低声道:“生活是世上最罕见的事情,大多数人只是存在,仅此而已。”

  然后他靠在椅背上,笑着看着他从书中抬起头来,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

  王耀平复了狂乱的心跳,合上书,平静地与这个突然就出现的金发绿眸男人对视。

  “您是?”

  “亚瑟·柯克兰。”

  “您就是那位新来的实习医生吗?”王耀稍感兴趣,“我听说过您,柯克兰老爷是女王陛下的重臣,您的家族在英国甚至整个欧洲都十分有名。”

  “仅此而已?”亚瑟交叉十指。

  “什么?”

  “No。”亚瑟笑了笑,随后将目光再度移向那本书,“你喜欢王尔德?”

  谈起这位赫赫有名的作家与艺术家,王耀的双眼都放亮了:“是的,他是个成功者,才华横溢,让人心生敬佩。”可是他压抑住了兴奋的情绪,表面看起来依然平静,只是精神比平日好了许多。

  “我闲暇时也爱看王尔德的短篇,其中的含义总是引人深思。”亚瑟顺话接着说了下去,即使他其实并不如眼前的男人那么崇拜这位文豪。

  王耀也从兴奋中回过了神,有意地扯开话题:“最近会轮到我的治疗吗?”

  亚瑟想了想,摇摇头:“五区近些天里都没有安排。”

  语毕,眼前的男人似乎松了一口气。

  他感兴趣地问:“怎么?你有什么事吗?”

  “不。”

  他注意到他的神情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没什么。”

  那次谈话以后,亚瑟就经常在午饭后去花园里找王耀,每次王耀都坐在长椅上安静地看着书,察觉到他的到来也跟第一次一样没作出什么反应。于是亚瑟便首先开口说话,见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之后也在想法设法地从言语中去了解他。

  日子相处得也算是愉快。至少,他们俩的关系好像拉近了许多。

  亚瑟的职位说是实习,其实也不见得有多忙,大部分时间他看起来都像个无所事事的旅游者一般,那天院长跟他说的让他坚持一个月就转正的话语在他内心的印象也深刻了起来。

  这日午后,正当亚瑟来到花园的时候,却看见了异常吃惊的一幕。

  那个黑发的男人正跨坐在躺在地上的另外一个金发的男人身上,不顾他恐惧的神情,两手高举剪刀就要刺下去。

  “住手!”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王耀的身形似乎颤了颤,然后缓缓地转过眸来。

  亚瑟怔了怔。 

  那张俊秀的脸上没有表情,嘴唇微张,看起来有些呆滞。可是那双黑如润玉的眼眸里却布满了迷茫的情绪,而且还有些……不知所措?

  那个被压在地上的金发男人见身上的人停住了动作,也没有关注自己,便推开他,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飞也似的跑离了这里。

  满身狼狈、脸布血迹、情绪恐惧。

  还有绿色的眼睛。

  亚瑟忘不了。

  从那以后,王耀便被转入了三区,理由是他故意伤人,事后还准备自杀。在这里,这样的行为被判定为半疯癫。

  听闻消息的时候,亚瑟惊讶地问护士小姐:“他想自杀?”

  “您不知道吗?”护士小姐狐疑道,“他啊,在被我们抓住的过程中反抗不停,甚至还紧握着那把剪刀就想往自己的心口刺呢。”

  疯子。

  亚瑟有些失魂落魄。

  那个人,终究也变成了疯子。

  午后阳光明媚的花园,他再也没有去过。

  一个月满后,亚瑟获得了转正的资格,可是他却拒绝了院长留他工作的请求,拖着行李离开了这家精神病院。果然,还是应该回去为以后的继承家业做准备呢。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上车后,亚瑟总觉得有道视线聚集在自己身上,四处望了望,却什么人都没有发现。

  就这样回去了,再也不要回来。

  后来,某天的工作之余,亚瑟收看了近日的新闻。

  伦敦西区边缘地带的一家精神病院因为残忍虐待病人并且贩卖从病人身上取下的器官而被查办,已有四百三十二名病人死亡,其中有一半曾经被强奸。另外,牵扯此事的富人有二十六名已被定罪。

  名单上有一个熟悉的名字。

  王耀。

  恍恍惚惚中,亚瑟从柜子里翻找出了一封信件,那是他忙于工作之时连看也不看就扔进去的毫不在意的东西。

  如今看来,却弥足珍贵。

  *****

  伦敦道尔精神病院,1947.04.30

  亲爱的柯克兰先生:

        午安!

        您今天走了,我非常伤心,是因为我那天弄伤了别人所以您生气了,对吗?他企图粗鲁待我,而我没忍住……抱歉,我乞求您的原谅,可是您已经离开了。但是,我会拜托寄信人将这封信件送到您的手上,他们说我马上就可以出院了,只要我接受今晚的治疗,并且成功。到时候您会来接我吗?

       实际上,我很喜欢您,不只是因为您与我同样对王尔德感兴趣。感谢您这些日子里与我相伴,事实上在您来以前我只有在周六和周日的时候才去那儿看书,但是自从您来之后,这规矩就改变了。我希望您不要讨厌我,真的,我真的很在乎您,您是我生命中的一束光,照耀了我原本暗淡卑微的生活。而在这之后,我就可以脱胎换骨,马上就能够与您相见了。请您尽情地想象,尽情地期待吧。

       祝您身体健康,心情愉快!

                                                                                                                         

                                                                                                  充满期待的王耀


  【未寄出】

  *****

  这封信件其实并没有如王耀所期待的那样寄来亚瑟这里,因为被寄信人扣留下了,只不过王耀并不知道,就这样期待到死。最终,也只是警察执行公务送了过来。

  亚瑟想起曾经与王耀待在一块儿的那段时间,非常短暂,只是谈话,非常无趣。可是那个人一直都在笑着,一副很乖巧很配合的样子,那样温柔的面庞总是能让他的大脑一片混乱,即便是失去了思考,也想要搂住对方深情地亲吻。

  但是他认为他是疯子。

  没有感情、没有意识、没有理智的疯子。

  会伤害他人,甚至会伤害自己。

  不知不觉,有眼泪流了下来,冰凉冰凉的,偶尔混杂着呜咽声。

  伦敦道尔精神病院事件死亡病人的悼念葬礼,亚瑟去了。他找到自己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的人的墓碑,凝视着上面的照片,那个人温柔地笑着,仿佛悲惨的事情从未发生。

  不由自主地,嘴唇亲吻了上去。

  他抚摸着刻上去的墓志铭,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生活是世上最罕见的事情,大多数人只是存在,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END-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