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失忆症

  “我想起来了。”

  端着茶的手一顿。他抬起眼眸,看着坐在对面的那个人,却见他同样看着他。

  “你曾经欺骗过我。”

  *****

  小时候,王耀的父母在大火中去世,亲戚中没有谁愿意站出来领养他,最后还是父母在国外留学时认识的的朋友赶来将他带回去抚育。

  那家人姓柯克兰,有个跟他同岁的儿子。他们一家对他很好,吃香的穿暖的,连学校环境都是少有的优秀,足以看出他们的家庭条件十分优越。事实上,光是凭他们优雅的举止和精致的外表就不会往坏的地方去想。

  亚瑟是王耀在来到异国后交到的第一个朋友。这个小绅士拥有与他父亲一样的浅金色头发,而他那双祖母绿的眼睛则是继承于他那温柔的母亲。他是个真诚而又友善的人,虽然从他那双形状优美的嘴唇中说出的话可能有那么点不好听,但是实际上他的心肠很好。

  所以王耀喜欢与亚瑟待在一起。就连晚上睡觉,他都要和他睡同一张床。

  这让柯克兰夫妇很欣慰,他们的孩子和他们的朋友的孩子能够如此友好的相处,实在是一件令人庆幸和欢喜的事情。

  有一天晚上,亚瑟正做着甜蜜的美梦。梦中他正与一只兔子相互追逐,他追上了它,猛地抱住它,感受着那柔软的触感,毛绒绒的,很舒服。可是,兔子突然变成了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没有眼睛、没有鼻子,他惊恐地松开它,往后退了几步,身体却再也动不了。他就那样恐惧地看着这恐怖的东西慢慢地朝他靠近,似乎还张开血盆大口,想吃掉他。

  梦醒过来,亚瑟却没能缓过气,因为本应该熟睡的王耀正骑在他的身上,那双白嫩柔软的小手掐着他的脖颈,力气大得让他怀疑在下一秒就会死去。

  视线因为缺氧和疼痛而模糊起来,隐隐约约地,有冰凉的液体落在脸上。

  “别离开我。”

  他痛苦地呜咽一声,感觉到那双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手松开了一点力道,他趁机抓住那双手的腕部,然后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往外掰。

  越来越多的冰凉的液体落下来,伴随着悲鸣般的哭声。

  “求求你了,别再抛弃我。”

  他用几乎快哑了的声音回道:“那你倒是……放开我……”

  呼吸愈来愈困难,手也快使不上力了。他略微浑浊的祖母绿双眼中填满了绝望,他死死地望着骑在自己身上的满脸泪水的男孩,有疑惑,也有怨恨。

  在最后一丝呼吸都要被剥夺的时候,他终于被放开了。

  待缓过气来,满脸怒容的瞪过去,这个男孩却已经昏睡过去,身体蜷缩着,好像这是唯一能够保护自己的方式。

  他终究是没有告诉父母王耀可能有病,可是却与他分了房,就算表面上跟他还是同以往一样亲密,内心却无法介怀那晚所发生的事情。

  王耀对这样的变化好像很伤心,多次明里暗里地询问他为什么,但是他并没有回答他。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或者说,那个人怎么像是没事人一样?

  两人逐渐地长大,也经历了很多事情,或喜或忧,却都是在未来值得回忆的美好。例如青春期的到来,例如朋友的增多,例如交到了可爱的女友。

  虽然没过多久女友就因为家庭的缘故而搬家到其他城市了,但他很快地就振作起来,多亏了有亚瑟在身边安慰和逗趣他。

  说起来,亚瑟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呢,即使在最初他中途插入了他的家庭,他也没有介意,而是将他当作自己的亲兄弟一般看待,正如同柯克兰夫妇将他当作自己的亲孩子。

  要是他真的是这家人中的一员的话,那该多完美。

  但是,就在读大学的时候,柯克兰夫妇在一场意外大火中去世了。当时他们俩正在商城里购买东西,就因为管理员的一时疏忽,死在了熊熊燃烧的大火中。

  那天是王耀的生日。

  “一切都是因为你,从那时我就应该察觉到的,为什么我偏偏放过了你!”

  他掐着他的脖子,泪水落在他的脸上,近乎嘶吼的声音中与眼眸里所包含的情绪一模一样。

  “你要是早点死掉就好了!你怎么不去死?!”

  他感觉到呼吸困难,双手握住他的手腕使了全身的力气都无法掰开,身体的颤抖幅度从细微快速地转化成了显著。

  “……为什么?”

  答案模糊不清,轻轻的,如微风吹过一般。

  放小力道。

  还是听不见。

  就连被压在身下的那个人,也完全看不清。

  是因为眼泪流得太多了吗?还是因为最近太疲劳的缘故?为什么?

  他在最后松开手,听见耳边传来的响个不停的咳嗽声,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也不知道啊。”

  尽是苦涩。

  从那以后亚瑟便承担起了所有责任,更加用心地学习,更加努力地赚钱,然后毫无怨言、温柔耐心地照顾着已经承受了两次失去家人的痛苦的王耀,明明同样年轻的他出乎意料地用那单薄的肩膀支撑起了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庭。

  即使周围有很多人都劝告说赶紧停止这样愚蠢、无意义而又无报酬的行为,可是他不听,回到家里后依然会如以前那样对王耀好。

  你们懂什么?

  你们明明什么都不懂。

  每当看着王耀那双温润明澈的眼眸,他都忍不住心动。每当亲吻那温暖柔软的双唇,他都觉得很满足。每当抚摸着他那张白皙得几乎透明却如此精致的脸,他心里就十分安心。

  你的眼睛闪耀得如同夜空的星辰。

  我想将它们挖下来。

  你的双唇形状优美却总是说出伤人的话语。

  我想将它们缝起来。

  你曾经不属于我。

  可你现在是我的了。

  永永远远,都只能与我待在一起。

  *****

  “你想起来了什么?”亚瑟站起身,走到那只雕花椅后面,将另一只手搭在王耀的右肩上。

  王耀想了想,然后说道:“你说我们从很久以前就在一起了,可我记得不是这样。”

  “然后呢?”

  那只手抚摸上他从黑发中显露出来的苍白的脖颈,温度冰冷,可却温柔得出奇。

  “你还说,我从小就没有家人,我只有你。”

  “嗯。”亚瑟轻柔地摩挲着王耀的喉部,感受着手指下细微的颤抖,祖母绿的眼眸柔和而又满含宠溺,好像带着无限的包容,“然后呢?”

  听到这句话,王耀的眼神变得迷茫起来。他感觉到自己被抬起下巴,有什么液体灌下喉咙,味道甜而不腻,温度如同人体般温暖。

  有谁的气息慢慢逼近,不急不乱,似乎有数不完的耐心。

  他突然想起来,他已经死了。

  -END-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