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曾经

  

  对于本田菊这个人,王耀是怀着复杂的情绪的。


  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时,他就隐约感觉到了来自于他心底深处的野心。也许是因为这孩子那时候实在是太小了,所以并不怎么懂得在其他的国家面前隐藏起自己的真实想法,要不然不会那么直白地将那句话给说出来。


  “你好,位于日落之处的中国,我是位于日出之处的日本。①”


  也只有他才会宽宏大量地饶恕他。


  那时候的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我名唤本田菊。”


  对这个孩子的首次印象是没有礼貌、有野心,却实在是有点可爱。最后在他将他带回家里抚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惊叹于他的聪慧和学习能力,而且他在得知了对人说出那样过分的话是有失礼仪的行为之后很快地就改过来了。


  从那以后,他开始称呼他为「NINI」。


  当问起它的意思时,他的脸上露出了十分认真的表情,说出了“这是对兄长大人您的敬称,因为在下是您的弟弟。”这句话。就连平日里总是平波无澜像是一潭死水一般的黑色眼睛里也闪烁着憧憬的光芒。


  那时候的他的确是非常开心。


  虽然家里有很多弟弟妹妹,偶尔也会从外面捡回来几个养着,但是对于这个新弟弟的感情,有了细微的变化。


  即使不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崇拜着。


  他们曾经在那间屋宅的后院里观赏过几次月亮,在黑夜的笼罩下是有些不自在,但是因为是与亲密的家人待在一起的缘故,所以大部分时间里他还是过得挺愉快的。


  皎洁的明月高高地挂在夜幕正中央,周围群星环绕,有时也会有雾气相围,却美得有些不可思议。让人不禁想起,那些古老遥远的神话故事。


  “啊,今晚的月色可真美呢②。”


  “每次都很美啦,嗯,因为是中秋节嘛。”


    一片沉默,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快看呀,玉兔在天上的广寒宫里捣药呢!”


  “……是在把蒸好的米饭打成糯米团啦。”


  其实,玉兔真的是在捣药,只不过他们两人的家中的传说是不同的而已。


  说起来,小菊那孩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他也是一个国家,不能因为照顾弟弟妹妹们而忽略掉其他要做的事情,上司也不止一次表示对他太过随意的不满,还包含着对于弟弟妹妹们的过度宠溺。


  可是小菊是那么乖的孩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跟他的关系真的就犹如亲生兄弟一般,不可能像上司说的那样有可能在以后的某一天对他露出爪牙。


  他那么相信他。


  可是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真的让他明白了这个孩子的本性,是个天生的白眼狼呀。


  将当初刚在狭窄的竹林中出生的孤独一人的小菊捡回来,每日都在温柔耐心地教导他,看待他就像是看待自己的亲弟弟的王耀,明明是小菊口口声声崇敬地唤着的「NINI」。


  可是,为什么在他后背上用军刀划下那道狰狞的疤痕③时,他会那么地毫不犹豫、那么地不近人情、那么地让人心寒呢?


  当他问出这些话后,他只是冷漠地瞥了他一眼,拿出一方干净的纸帕将染上了他的血的军刀仔细地擦拭着。


  然后,平静地说道:“在下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于是对此不敢置信的他终是明白了,他被背叛了。


  被自己那么地信任那么地宠爱的最亲密的弟弟背叛了。


  可笑。


  又可恨。


  之后发生了什么呢?


  当然是无尽的侵略,充满伤害、掠夺与蔑视。


  曾经有很多国家惊叹于他的强大、美好,可是最后,却对他只剩下失望和庆幸。


  毕竟如果还是那么厉害的话,他们就无法从他这里得到珍贵的东西了。


  曾经的天朝上国,最后的万国傀儡④。


  对于那个自己本应该是喜爱着的弟弟,他也已经无心再去顾及。反正,那个所谓的一直以来憧憬着他的弟弟到现在也根本没有再将他放在眼里了吧。否则,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他家的领土上做出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


  最后却像是小时候那般,十分认真地、口口声声地对他说出那句话。


  “在下只是在帮助您重新回到以前的位置而已,只不过是以在下自己的方式。”


  去他妈的帮助!去他妈的以前的位置!去他妈的‘以在下自己的方式’!


  已经回不到从前了啊,为什么直到现在都还不明白?你所谓的帮助或是憧憬什么的,其实只是连你自己都不会相信的谎言对吧?当初的我真是瞎了眼,才会认为你是个很乖很可爱的无害的小孩;脑袋有坑,才会不顾上司的反对将你带回家里去抚养教育!


  去他妈的本田菊!


  要是那时候,没有遇见你就好了。不然,也不会有那样讨厌的事情发生!不然,也不会被你纯真的面孔所欺骗!不然,不然……


  已经,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连发泄极度愤怒的情绪这种简单的事情也完全做不到。


  但是光是这样歇斯底里、终日惶恐、任由欺辱,可不会让他从梦魇中挣脱出来,也不会让他再度强大起来,回到以前的那个「天朝上国」的位置。


  于是,他改变了。


  有个叫万尼亚的来自北方的青年帮助了他⑤,那么温柔那么有耐心,就像是当初他对本田菊所做出的一样。


  他接受了万尼亚的帮助,开始学习他家里的知识,将自己变成他。


  即使,这个名为万尼亚的笑起来如同春日里的向日葵一样温暖的淳朴青年,之前对他作出的伤害,并不比其他的国家的少。几乎是最过分,最不能容忍的。


  可是他心里再怎么在意,也必须装作什么都没察觉到的样子,努力地学习着来自新世界的新知识。在清朝时期的他,确实落后了不知多少。


  所以,他改变了。


  与那些曾经将他伤得那么惨的国家联合在一起共同战斗,共同对抗敌人,共同付出心血。那时候的他,的的确确是重新回到了记不起是多久以前的热血时代。


  那时候的他为了人民,为了领土,为了国家,为了数不清的东西而寝食不安的奋斗着,经常与镇守边疆的战士们挥血沙场,却心甘情愿。


  因为,他们是为了自己的国家。


  所以,愿意为此付出一切。


  最后的最后,他所站立的一方胜利了,战争终于结束了⑥。


  战败国被大家联合处决,很多国家都松了一口气,毕竟已经开始向世界和平迈出步伐了。


  他被万尼亚拥着肩膀,冷漠地看着在阿尔弗雷德的命令下,跌跌撞撞地来到他的面前,然后缓缓跪下的身穿白色军装的男人。


  曾经是他的弟弟的小菊。


  本田菊。


  “对不起。”本田菊低下了留着整齐黑色短发的头颅,声音平波无澜地说道。


  跟那时候一样。


  王耀忽然就回忆起了从前,那个明明非常乖巧的总是喊着他「NINI」的名为小菊的孩子,不知不觉地,似乎有冰凉的液体涌出眼眶,不断往下流淌。


  他微微仰起头来,闭上了双眸。


  “我原谅你。”但是绝对不会忘记你所做出过的一切事情。


  右肩被轻轻拍了下。


  王耀转过头,映入眼中的是奶金色头发的万尼亚,他正用那双纯真的紫罗兰色眼眸担忧地看着他。透过那双意外地漂亮的眼睛,王耀看见了自己面无表情的脸。


  意料之中地没有眼泪。


  “小耀,你没事吧?”万尼亚亲昵地问道。


  点点头,王耀尽自己的最大努力露出了他所认为的应该能够让人安心的笑容。


  “……不想笑就别强撑着笑出来啊,看,脸都狰狞起来了,好可怕。”


  “没事。”


  “我有事!”


  “无效。”


  “接下来要夺走你最重要的地方呦korukorukorukorukoru……∧L∧~☆”


  万尼亚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水管道,笑得更加灿烂了。


  一旁被无视了很久的联五的另外三个国家终于忍受不住了。


  “你们适可而止!”阿尔弗雷德挥了挥手臂,不满地大声嚷嚷道,“战争才刚结束呢你们就想再闹出什么大事来吗?!身为世界的HERO的我第一个不接受!”


  然后他转移目光,看向还跪在地上低着头的本田菊:“既然你都反省自己的过错了的话就起来吧,我们接下来会继续处理你们战败国的事情的。”说到这里,他的脸上还露出了跟往常一样阳光的笑容。


  “我可是世界的HERO啊!”


  “你也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吧,笨蛋,明明还是个建国才一百多年⑦的小鬼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亚瑟优雅地喝了一口下午茶,朝自己曾经的弟弟投去了嘲讽的眼神。


  坐在亚瑟对面的弗朗西斯亲吻了手中的玫瑰花一下,便悠悠地说道:“但是你当年可是被这个小鬼打得很惨⑧的对吧?”


  “啰、啰嗦!我当时只是大意了而已!”


  “那是事实,逃避是不好的哟,小亚瑟~”


  “去死吧你这个裸奔狂!”


  看着那边又开始因为一言不合而打起架来的英国和法国,身为美国的阿尔弗雷德表示自己可是世界的HERO不能对此置之不理。


  于是一分钟后,英法互殴组合又加入了一个人。


  被王耀用几个小笼包调节好情绪了的万尼亚拥着他,两人对着这十分常见的场面表示围观。


  “今天的联合国依然很和平啊。”


  他们共同发出了这样的感慨,然后相视一笑。


  谁都没有发现,原本还跪在那里的本田菊已经站起了身。他在走出这间办公室时握紧双拳,虽然中途忍不住回头朝那个人望过去了一眼,但是最后却还是收回了视线,沉默地离开了这个让他觉得刺眼的地方。


  接下来有好长一段时间的来自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惩罚,够他受的了。


  这年的中秋节,过得很清淡。


  王耀坐在院子里,边吃着王京⑨从万忙之中抽空亲手做的月饼,边望向似乎无边无际的黑色的夜空。


  繁星围绕中,一轮散发着浅光的皎洁明月高高挂起。


  怔了怔。


  “啊,今晚的月色可真美呢。”


  以前,似乎有谁对他说过这句话。


  是多久的事情呢,又是谁说的呢?怎么有些记不清楚了。


  他那时候的回答是什么来着?


  ……


  已经没有用了吧。


  王耀低下头,看着手中还剩下一半的月饼。


  因为,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最后将剩下的月饼给吃完,却已经没有了最初的味道。后背上的那道怎么也消不去的刀痕,也在隐隐作痛。


  而现在是现在。


  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与此同时,同样正在自己家宅的后院里跪坐着赏月的本田菊垂头,呆滞无光的黑色双眸看了半晌自家上司送给自己的月饼,这才咬了一口。


  “……真苦呢。”


  然后,他又再度抬起头来,望着夜空中的那轮散发着柔和光芒的明月。


  怔了怔。


  “啊,今晚的月色……可真美呢。”


-END-


附注:

  ①日本飞鸟时代的政治家圣德太子在中国隋炀帝统治时期来进行过一次外交,却用“日出处天子致书日落处天子”这样的语句来致书隋炀帝,最终导致与同行而来的小野妹子一起被赶出了中国大门。

  -参考资料-

  “爰天皇聘唐帝(应为隋帝),其辞曰:‘东天皇敬白西皇帝,使人鸿胪寺掌客裴世清等至,久忆方解。季秋薄冷,尊候如何。想清念,此即如常。今遣大礼苏因高、大礼乎那利等往,谨白不具。'”

  ————《日本书纪》推古天皇十六年九月条

  大业三年,其王多利思北孤遣使朝贡。使者曰:"闻海西菩萨天子重兴佛法,故遣朝拜,兼沙门数十人来学佛法。"

  其国书曰"日出处天子至书日没处天子无恙"云云。帝览之不悦,谓鸿胪卿曰:"蛮夷书有无礼者,勿复以闻。"明年,上遣文林郎裴清使于倭国。

  ————《隋书》卷八十一列传第四十六。


  ②「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这句话是夏目漱石(此人在日本近代文学史上享有很高的地位,被称为“国民大作家”。)的一句名言,含义是「因为有你在,月亮才格外美丽。」。注意,这句话不是文学作品里的,而是作为英语教师在教学中所说的。在翻译英语「l love you 」时,夏目漱石如上翻译,体现了日本人的含蓄和夏目漱石的浪漫,是日本的爱情名句之一。


  ③日本侵华战争,接下来的有关中日皆为侵华期间的一系列事件(甲午中日战争在此之前)。


  ④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中国惨败之后,1901年,清政府全权大臣李鸿章再次代表清政府与帝国主义签订了《辛丑条约》。自此,帝国主义列强又一次地对中国进行了骇人听闻的经济掠夺,巨额的赔款,是强加在人民身上的新的沉重负担;以海关税收作保,使列强控制了中国的经济命脉;清政府保证严禁人民参加反帝活动,使清政府成为帝国主义列强统治中国的工具;军事上与外交上的条款则使清朝的都城置于帝国主义列强的武装控制之下,最终确立了清政府为帝国主义列强忠实走狗的地位,清政府已经成为洋人的朝廷。


  ⑤苏联即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在1924年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援助过中国(在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中苏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苏联对华援助,直到1960年中苏交恶,苏联单方面撤走在华的全部专家,撕毁了243个合同书,废除科技合作项目257个,之后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名存实亡。)。


  ⑥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年9月1日-1945年9月2日)以世界反法西斯联盟的全面胜利而告终。


  ⑦美利坚合众国成立时间:1776年7月4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间:1945年9月2日。以此推断出美国当时建国应该才一百多年。


  ⑧美国独立战争。


  ⑨北京拟人。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