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耀】The Light (1)

  恐怖分子朝X卧底特警耀

  

  我看见黎明的曙光,透过窗户,外面的世界如此美好。

  我永远不可能光明磊落,就像我永远不会放弃我的自尊心。

  

  Fragment One


  光线昏暗,布置简洁,看起来是某个旅馆里的某个房间。


  醒来后的王耀打量了一遍所处的环境,他的脑袋其实还有些晕,毕竟他在陷入昏迷前还在作战。

  

  也不知道现下情况如何……


  按了按太阳穴,王耀试着回想当时的场景。


  那是个硝烟弥漫的旧楼,阿尔弗雷德和伊万负责掩护,顺便清理残余的人;而他则冒着天大的危险,独自冲到最顶层,企图找到那个妄想逃离的罪犯,强烈的正义心和责任感使他义无反顾地干出这种连上司也不支持的事情。


  “你们这次的任务只是阻止他们,稍稍打击一下就行了,没必要做多余的行动。”


  既然已经阻止了、打击了,那么为什么不趁着那些人元气大伤,将他们彻底端了呢?恐怖分子的存在是多么的危险,大家都是清楚的,哪怕只有一个人,也是会危及世界的毒瘤,必须将其完完全全地除掉,连根都不剩,才不会有更多的悲惨事件发生。


  「LIGHT」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恐怖组织,十年以来,他们在世界各地所造出的恐怖事件已经多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而其简直可以称作毁灭的影响更是人神共愤。袭击国会大厦、贫民窟、国际学校、贸易中心、时代广场……甚至还绑架拥有极高社会地位的人和无辜的人随意杀戮,连家人也难以幸免。他们不是为了金钱,也不是为了权利,只是他们口口声称的‘我们是神之使徒,我们为这个无药可救的悲惨世界带来光明。’倒是真的好笑极了。


  既是恐怖分子,又何谈什么神的使徒,更何谈什么带来光明?

  你们的存在令这个世界更加悲惨、更加无药可救。


  思及至此,王耀猛地咳嗽几声,他的身体状况有些糟糕,看来最近工作上的操劳让他的健康指数下降了。


  不过——


  王耀仰起头,闭上眼睛。


  他回忆起在那时候,当他踢开顶层的办公室的门时,那个站在窗边的男人。


  有光挥洒在那个男人的身上,他眯起眼睛,清楚地看见了他的模样。


  金色的头发、祖母绿的眼睛、瘦削却有劲的身形,二十几岁的样子,出乎意料的英俊小生。只可惜,这个男人身上穿着的是「LIGHT」的专属服饰,黑色加灰色的仿军装,腰间系着手枪,背上背着炸药包,普通却又独特的恐怖分子装扮。


  他记得他当时已经打开保险栓了,就等着时机,他还专门向这个金发绿眸的男人缓慢靠近。


  这个男人倒是开口说话了,他一直关注着他的动作,不过除了言语之外,这个男人没有做出其他的事情。


  “所有人都被干掉了?”


  问出这个疑问句的是一道悦耳的声音,如同温暖春日的阳光,还带着性感的低沉。


  他依旧在向男人靠近,没有回答问题。


  不过,这个男人好像对自己的同伴的处境反应很冷淡呢……也是啊,恐怖分子嘛,怎么可能会有同情心。


  大开的窗外有微风吹进来,似乎带来了一阵轻声叹息,他只感觉耳畔酥酥麻麻的,然后便眼前一花,等反应过来时,他的手腕已经被人握住。


  不免一惊,扣动了扳机。


  “砰!”


  子弹出膛的那刻,他只觉得天旋地转,后背碰上了什么坚实的东西,他看见那发子弹射向窗外,没在了一棵树里。


  下巴被一只手抓住,他侧过头,愕然发现自己正在这个金发绿眸的男人怀中,后背与其的胸膛紧紧贴着,这个发现让他极其不适。


  “放开我!”


  他挣扎着,想要再次开枪,可是男人却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腕,他连对准目标都做不到。


  于是只得暂时沉住气,试探对方。


  “你究竟想干什么?”


  回应他的是一阵沉默,还有,枪托的敲击。


  这家伙将枪托狠狠地打在了他的头上!

  用的还是他的枪!


  ……


  王耀睁开眼睛,低下头,再次按了按太阳穴。


  所以,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儿?


  王耀想要下床,刚掀开被子,房间的门外就传来了钥匙开锁的声音。

  几秒钟后,门被打开了。


  “是你。”


  他露出笑容,却狰狞无比。 


  -TBC- 


  题外话:这大概会是长篇向?最近超级想写这个脑洞啊,所以就撸出来了开头……希望多多支持啊=w=

评论(4)

热度(28)